长林见哥怂

本命刘昊然,训诫圈,长林府,胖球圈,秦时明月~

【昕博】王爷,我把自己赔给你还不行嘛!(6)

“博儿,一会换身衣服,随我去一趟相府拜贺。”
相府?师兄刚刚大婚,老头还不会那么快离开,他去了...不是往枪口上撞嘛...回头再被老头逮回去禁足,他不能出去事小,他这不是怕...怕许昕太想念他生了相思病嘛...
“我就不去了~我留在府上帮你做饭^_^”
“呦我们博儿挺厉害呀,还会做饭。”
“那是,我做的饭...”山上的狗都不愿意吃...方博咽下后半句话,闭着眼睛吹,“可好吃了~”
许昕笑得宠溺,“你都是我的人了,我怎么也得带你去啊。”语气温柔却不容反抗,“来,我抱你去。”
“不不、不用,我马上换好!”方博一溜烟儿跑的没影了。


老天爷,我今天少吃两块肉都供奉给您老人家,求您不要让我碰到师傅和师兄...
可惜老天爷今天不在家。
马丞相带着马龙迎出来,张继科紧随在马龙身边。
马丞相和许王爷互相作揖时,张继科狠狠瞪了一眼方博,随即盯住许昕,眸中剑拔弩张,暗藏锋芒。
方博心虚地往许昕身后缩了缩。许昕泰然自若地向张继科道贺,仿若并未感受到张继科眼神中的凶狠。


在师兄凌厉的眼神攻势下,方博怂怂地跟着张继科来到了相府后花园。吩咐了侍卫不许任何人靠近之后,张继科面沉如水,声音低沉嘶哑,“方博,你喜欢的是许昕?”
“啊?”方博的脸腾得烧了起来,红了个透,“是、是啊。”
“从今天开始,不许再见他。”张继科的声音冰冷的不带一丝温度。
仿若一盆冷水兜头泼下,方博立时清醒了,暗自攥起了拳头,“师兄,为什么?”
方博的大眼睛里尽是认真,张继科知道,方博是上心了。他垂下长长的眼睫遮住眸中不忍的情绪,一把拉住方博,“走,随我回屋。”
张继科的神情从未这么严肃过。方博心头涌上一股不安的情绪。


回到张继科的房间的时候,马龙也在。
“继科儿,你去哪啦?我才跟许昕说几句话的功夫,你就不见了。”马龙微皱着眉,语气中有一丝嗔怪。
“你跟你的老朋友叙话,我在那做什么。”张继科吊着眼别扭道。
这还吃上醋了?马龙裂开一口小白牙笑得温柔,安抚着闹脾气的小藏獒,“好了,我这不是一看你不见马上就来找你了么~”
“龙,我有些话要单独跟方博说。”
“好。”马龙对方博很是好奇,他从小和许昕一起长大,太了解许昕是何等放浪不羁的性子,从来没见他对谁如此上心过,方博除了一双大眼睛很是吸引人外,长相也不甚出众,怎么就能让许昕用情至此呢...


“方博,这么多年,师傅一直不告诉你你的身世,是因为怕你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但是如今这情形,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爱上仇人,陷入危险。”张继科的表情沉重。
仇人?方博的瞳孔放大,半天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声音。
“你知道这世上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是为纯阴之体吧?你就是。而许昕,他是纯阳之体。你们虽相生相克,本也无碍。但许昕曾在少年时练功走火入魔,阳气焚身,需服下纯阴之体的心头血方可治愈。然心头取血,九死一生。你父母和许王爷夫妇虽是好友,许王爷万般恳求一定有办法留住你的性命,但你父母坚决不同意你涉险,最后两家父母决定深入南极雪山之巅去替许昕采那七星莲,七星莲生长在极寒极恶之地,阴气极重,可暂时压制许昕体内失控的阳气。不幸的是,他们遇上恶兽,你父母为了救许王爷夫妇,葬身雪山。许王妃伤重,回来没多久就去世了。而许王爷因好友发妻之死大恸,一病不起。师傅作为你父亲的结拜兄弟,是除了许昕外唯一知情之人,故而他将你抱来养大。虽说不是许昕害死你父母,可若不是为他,你父母恐怕至今还做着一对神仙眷侣。许昕接近你,你怎知他不是带有目的的?当世两株七星莲,一株早年磨了粉给许昕做了药,另一株便存在王府,许昕肯把他父母用命换来的药给你,难道不是为了让你甘心献出心头血?”

方博仿佛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他攥紧了双拳,紧到指节泛白,指甲嵌进肉里,很疼,却远远比不上他心里的疼。他真的...一直都在欺骗自己吗?
看到方博目光涣散,大眼中失去了神采,张继科很是心疼。虽然他动不动就怼他师弟,但是他不能容忍别人欺负他。张继科狠狠地抱住方博,“你什么都别想了,我今天不揍死许昕我不姓张!”
转身就要去找许昕算账!
“师兄!”方博拉住张继科的衣袖,眸中是前所未有的执拗与坚决。“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决。”

评论(1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