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见哥怂

本命刘昊然,训诫圈,长林府,胖球圈,秦时明月~

【少年杨家将】拂袖

⚠️训诫预警!!!


先放一个片段观望一下还有没有人萌少杨~毕竟很久的电视剧了~
按照原剧情节改写~


背景:
百水城战役中,杨家军被辽军围困,需一人突围出城去寻求援兵。
六郎提议让五郎假意突围做障眼法,暗中带四郎出城,主帅杨业心疼在外颠沛多年、刚刚归家的杨四郎,不忍下令。
四郎为解杨家军之困,下跪恳求父亲下令。
杨业最终下令,五郎却赌气不愿让四郎涉险,事先打晕四郎,试图独自突围。
辽将耶律斜早已料到突围之举,派重兵围困,五郎纵使武功高强,一时也难以脱身。
四郎及时赶到助五郎突围,以一敌百,五郎借机脱身回杨家寻求援兵。
终于,佘赛花率兵赶到,百水城之围得解。

正文:


这一仗打得艰难,杨业及杨家六子劫后余生,得胜归来,自然免不了一桌热热闹闹的家宴。

家宴上,杨五郎总觉得一双锐利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抬头一看,正是杨四郎。
对上那一双漆黑锋利的眼眸,五郎忍不住有些心虚。
五郎虽一向看不惯四郎所为,但四郎怎么说也是他哥哥,打晕了亲哥独自突围这事,确是他理亏,何况四郎还救了他,因此五郎破天荒地低了头服了软,错开四郎的视线埋头吃饭。
可四郎的视线依然锁在他身上不放。
五郎越吃越是浑身不自在,吃饱后便告与爹娘要先行回房。
一只修长的手臂拦在他面前。

四郎忍着怒气看了五郎一眼,冷冷道,“你过来。”
五郎感受到四郎周身的低气压,知自己理亏在先,便忍气吞声地随着四郎进了屋。
四郎关上房门,“咔嗒”一声落了锁。
五郎警觉地看向四郎,“你干什么?”
四郎并不理会,从房里的兵器架上取了根木棍,抬手冲着五郎背后就是一棍。
五郎毫无防备,向前一扑险些跌倒在地,登时怒从心起。他从小守礼懂事,极少受父母训责,又年纪轻轻便官拜正三品镇军将军,受万民敬仰,从此更是再没听过一句重话,此刻竟被杨四郎这个讨厌的家伙教训了?
五郎转身对四郎怒目而视,吼道:“你凭什么打我?”
四郎冷笑。
“就凭我是杨四郎。”
“就凭我是你四哥!”
哼,要打我的时候承认是我四哥了?想揍我就直说!五郎忿忿地瞪着四郎。
四郎唇角牵起一抹讥讽的笑,“怎么,我杨四郎打不得你堂堂镇军将军?”
五郎气恨交加,硬邦邦道:“五郎不敢!哥哥教训弟弟,天经地义!”
遂转过身去,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四郎见一向成熟严肃的五郎难得也有孩子般赌气的时候,不由暗自好笑,第一次觉得这个固执迂腐的弟弟也有了几分可爱。
不过下手仍是毫不手软,重重地一下打在五郎臀上。
五郎登时炸了毛,“你打哪里呢!”
堂堂一国大将军竟被人打屁股,五郎一脸的羞愤欲死。
“由不得你!”
扬手凌厉地一棍劈在五郎臀上。
四郎虽向来不甚拘泥于礼制,但弟弟的一再顶撞终是拱起了他的火。
“杨家就是这么教你长幼尊卑的?”
五郎一向将杨家看的最重,你是我哥哥,你骂我可以,但是你不能骂杨家,不能连带着辱及爹娘!
他豁然转身抓住了刑棍,“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自己难道不是杨家的人!”
四郎闻言一愣。
是啊,连自己这个最看不惯自己的五弟都已经将自己当成了杨家的人,自己还在耿耿于怀什么呢。
五郎见四郎沉默,知道自己戳了他的痛楚,也不再出言相激,默默转过身去,以示自己家教良好。

半晌,四郎才道,“你可知我为什么要罚你?”
“还不是......”五郎见四郎面色不善,默默地吞下了后半句“公报私仇”。
“啪”狠狠的一杖击落在五郎腰间。
“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深知生命的珍贵。在战场上,若是你自己都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别人又怎么能护得了你呢?”说着又是重重的一杖打在五郎的后背。
五郎只觉得后背撕裂般的痛,连战场上被刀砍被箭穿也不及此木杖带来的疼痛。
五郎向来明事理,他知道四郎此番是心疼他,为了他好,心中涌上阵阵暖意。此刻,这个讨人厌的家伙仿佛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下次,绝不许你再去犯险了,你记住没有?”
警告性的一棍,力道有增无减。
五郎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
“我......记住了。”
“那便受着。”四郎说罢接连打了下去。

“四哥......你轻点儿。”
四郎是习武之人,手劲岂是那么好挨的,五郎挨了几棍忍不住呢喃道,声音细若蚊蝇,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好意思,别扭地扭过头去。
这还是五郎第一次叫四郎“四哥”。
四郎好气又好笑道,“这时候知道叫我四哥了?也罢,这次就饶过你。胆敢有下一次,你尽可以试试。”四郎眯了眼,皮笑肉不笑地威胁。
饶是五郎官拜三品大将军,见惯了战场杀伐,天不怕地不怕,此刻见了四郎这气势凛然的威胁,也不禁有些腿软。五郎忍不住暗想,这气势,不愧是杨家的人,生来就是战场上的王。
“我知道了。”五郎小声道。

四郎复又挂上了他那一贯闲散的笑,只是这次的笑意中少了几分疏离与冷漠,多了几分真诚和关心。
“还能走吗?”
“能走!”五郎硬巴巴地道,回身狠狠地瞪了四郎一眼。
四郎于是笑得更灿烂了些,瞧他这个别扭的弟弟,方才还乖的小绵羊似的,这才刚一放下揍他的棍子,就又恢复了那幅对他张牙舞爪的样子。
不过,这才是杨五郎啊。


End.

一个小段子,还有没有后续视有没有人看而定吧~

【长林府】老狐狸和小狼狗

第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17ab6


第十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ae9122

第十二章

是现在站出去自投罗网早死早超生呢,还是等以后被大哥抓回去给父王扒一层皮呢?
真是一道送命题。
想起上次逃到琅琊山上被大哥抓回去的下场,平旌不禁打了个抖。还是早死早超生吧。
平旌从帐后灰溜溜的走出来,规规矩矩地作揖认错道,“父王,我...”
刚开口说了半截话,只见老王爷一把抽出剑鞘就直奔他而来。
平旌吓得瞪大了眼睛,父王被他气疯了!
若是此时还不跑,那就不是他萧平旌了,是傻子...
于是,平旌这么想也就这么做了,他不但跑了,而且溜的比兔子还快。边跑还边嚷,“父王啊,您可是堂堂大梁王爷,此举有损您的威严啊父王!啊!”
“大哥救我!”

平旌跑的虽快,时不时还是会挨上一两下,再一跑动扯到了伤处,真真是苦不堪言。
老王爷追着平旌绕着大帐跑了一圈儿,跑得累了,便将剑鞘往桌上一拍,喝道,“萧平旌,你给我站那!”
我要是站那我就跟您姓!平旌一边想着,一边默默地收回了正要迈出的步子。
真不是他怂,他实在是不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爹的权威啊。
老王爷好整以暇地看着平旌,慢条斯理道,“二公子这会儿怎么不跑了,白天不是跑的挺欢嘛?”
平旌站着不敢动,哭的心都有了。

“父王,您要打要罚要煎要炸我都认了,只求您别臊我了。”
老王爷不知从哪拿了一卷绳子来到平旌身前。

“手。”
“爹~”平旌眨巴着一双小鹿眼扮可怜,真真叫一个梨花带雨。
老王爷抬起手作势要往平旌身上抽,平旌赶忙伸平双手,闭了眼咬紧牙关等待着疼痛。
绳在腕上缠了几圈,打了个结。绳头甩上房梁,竟堪堪将平旌吊了起来,只余脚尖勉强触到地面。
平旌簌簌颤抖的睫毛出卖了他的害怕。父王这是要...吊起来打?!
“爹啊...”

平旌的手腕和胳膊扯得生疼,这一开口是真的带了哭腔了。
“父王!”平章忙上前欲求情。

老王爷活动活动肩膀和手臂,“本帅累了,要去休息了,平章你忙活一天了,也去休息吧。”

“......”
“孩儿告退。”
平章正想着半夜趁爹睡着了把弟弟解救下来,老王爷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没我的允许,不准放他下来。”

平旌心里苦啊...
那么不高不低地吊在那里,足尖若是用力,足尖和小腿疼,手臂若是用力,手腕和胳膊疼。
怎一个“凄凄惨惨戚戚”了得!

挣扎在疼痛和困意之间的平旌,迷迷糊糊之间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大手将自己抱了下来,放在了柔软舒适的床榻上,还贴心地掖好了被角。
真是一个好梦,平旌满足地想着,舒舒服服地睡去了。

“旌儿,平旌...”
好烦呀谁在拍他的脸?平旌睡梦中不耐烦地打开了拍他脸的手,“哎呀别吵我...让我再睡一会...”
“平旌,起床了。”

那声音耐着性子道。
平旌翻了个身继续梦周公。
“萧平旌!”

一声压抑着怒火的低喝。
嗯...这声音怎么有点像父王?......父王?!平旌一个激灵清醒了。
睁眼看到自家黑着脸的父王,再想想自己身上还担着事儿,平旌默默地、悄悄地缩了缩,又缩了缩,将自己全须全尾地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老王爷。
老王爷纵是有天大的火气,见自家小儿子这幅怂萌怂萌的样子也再生不起气来。
老王爷亲自端了盆洗脸水摆在平旌面前,“一会儿用过早饭之后随我去趟校场。”
见父王没有发难,平旌利索地从被子里钻出来回道,“是。”

长林军校场。
“昨日萧平旌顶撞上级,私自出营一事,我已罚他悬吊一夜,静思己过。今天将大家召集来此,是为了执行昨日没罚的军棍。”
老王爷说着,凌厉的眼神扫过在场的每一位将士,面容严肃,气势迫人,一字一句道,“长林军向来治军严格,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萧平旌,你可认罚?”
“末将,认罚。”平旌低着头咬牙回道。
他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嘛...再顶撞父王一次然后跑出军营?昨日是委屈和怒火烧光了理智,此刻,就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着实不敢了。
军棍上身的时候,平旌才知道父王平时对自己真是诸多疼宠。
饶是行刑的两位士兵顾及着平旌的身份,手下已放轻许多,30军棍下去,雪白的中裤上俨然见了血。
平旌只觉得自己的皮肉都被打碎了,直疼进骨子里。
“啪”“啪”军棍击打在血肉上的单调声音仿佛永远不会停歇。
平旌疼白了唇,仍是咬紧牙关,不吭一声,他是长林王的儿子,在父王大哥面前如何讨饶如何没脸都行,在长林军众将士面前,绝不可露出一丝怯懦。
行刑的士兵从未见过如此钢筋铁骨之人。

凡挨军棍者,不出30下早该哭喊得嗓子都哑了,而这棍下之人仿佛没有痛感,竟没有发出一声喊叫。
这般铮铮铁骨,不愧是长林王的儿子。在场将士无不肃然起敬。

50下打完,平旌浑身如同水里捞出来一般,中裤上殷红一片,人都疼的有些意识不清了。
平章早已看不下去,也顾不得那么多虚礼了,冲上去扶住勉力支撑起来想要谢罚的平旌。
“末将...谨记教训。”
老王爷从未这么狠地罚过平旌,哪里会不心疼,赶紧示意平章带平旌回去上药。

平章轻柔地给平旌的棍伤上过药后,又去细细涂抹平旌手腕上的红痕,一边暗自好笑,吊了一夜只留下些红痕?父王不让他放平旌下来,自己却心疼偷偷放水。真真是慈(死)父(要)殷(面)殷(子)舐(活)犊(该)之(心)情(疼)。

许多年以后,当平旌知道父王罚他军棍是存心以儆效尤时,忍不住忿忿不平地撇着嘴道,“我是您亲儿子,您都舍得拿我杀鸡儆猴。”
老王爷一边乐呵呵地逗着自家大胖孙子,孙儿真是乖,一点也不像他爹小时候,一边不忘白了小儿子一眼,“你是我亲儿子,我不找你找谁。”
“......”
哦。
你是爹你有理咯。


Fin.


完结撒花🎉耶!

Emmm如果还有人看的话,大概会码个番外~

【长林府】老狐狸和小狼狗

 @江湖破落户 答应大大搞小皮旌码了一周才码出来,心虚虚😶

还有小可爱反应我消失的有点久了...所以我回来la~


第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17ab6
第十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98fa96


第十一章

平章平旌进到帅帐,老王爷正好整以暇地端坐在主位上,面前摆着一份军报。
“平章,你看看。”
大渝粮草库被烧,损失近半数粮草。
平章忍不住看了一眼小弟,这小子,烧得可真不少。
“元帅,如此一来,我军粮草正可与大渝相匹,再无后顾之忧了。”
“不知是哪位将士立下此等大功?”老王爷说着,意味不明地抬头看了平旌一眼。
平旌心虚地微微垂了头,不敢与父王对视。
“回元帅,是......平旌。”
老王爷一双虎目盯住平旌,怒声喝道,“私自行动,目无军纪!”
半晌,老王爷挥了挥手,“拉下去,60军棍。”
平旌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向父王。
“元帅!”平章上前一步拱手道,“平旌此番立下大功,求元帅允他将功折罪!”
其他老将也随之纷纷劝道,“元帅,平旌功大于过,该奖啊!”
“是啊,请元帅三思啊!”
“长林军向来赏罚分明,立功自然该赏,犯错也一定要罚!萧平旌,你可认罚?”老王爷话到最后,几乎是一字一句喝问出来。
“回元帅,末将不服!”平旌单膝跪地高声道,坚定地抬起头直视老王爷。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平旌!”平章赶忙拉住平旌,正欲再度为他求情,老王爷抬手制止,“让他说。萧平旌,你有何不服?”
“兵贵神速,出奇制胜,倘若我向上奏报,上不允,错失良机,又该当如何?”
老王爷气得狠狠一拍桌子,“这里是军队!不是你们江湖单打独斗的地方!上级允不允自然有他全盘的考量。你是士兵,士兵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平旌攥紧了拳头,几乎是吼了出来,“那如果上级的命令是错的呢!”
老王爷额上青筋直冒,“你作为我长林军的士兵,就该相信我长林将领!退一万步讲,即使你的上级给你传达了错误的命令,你也只有服从和执行!”

局势俨然紧绷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平旌感到心寒,慢慢的红了眼眶。半晌,他紧抿着唇站了起来,“立功者不赏反罚,为将者下达了错误的命令,士兵即使知晓是万丈深渊,也要去为之丧失性命,这样的军队,如何能打胜仗?不呆也罢!”说着,他最后看了一眼老王爷和平章,竟转头决绝的离去!
“平旌!”平章待要追出去,老王爷怒而拍桌道,“让他走!我看他是叫你惯的无法无天了!”
真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平章心道,自家弟弟的脾气如何不知,若是放任平旌这样走出去不管,还不知道他会捅下什么篓子呢。
“他若是敢回来,直接军棍打死!”老王爷放下一句狠话,也起身拂袖而去。
我看要是平旌真的回来你舍不舍得打死他。平章望着老王爷的背影腹诽。还有平旌这个小祖宗...平章扶额叹气,下辈子可千万别让自己再生成他大哥,最好生成他弟弟气死他。

出了帅帐,平章骑上马直寻平旌而去。
寻到一处僻静的野湖旁,果不其然,立着一道峭拔俊逸却又有些落寞的身影。
“也不知这是哪家的俊秀公子,受了天大的委屈在这偷偷哭鼻子呢?”
“大哥~”平旌转过头,微微撅了嘴嗔怪道。
“好啦,跟我回去吧。”平章拉起平旌的手,平旌却是踯躅不动。
“怎么了?还生爹的气呢?我们平旌原来这么小气呀。”平章抬手轻轻刮了刮平旌的鼻梁,笑的温柔。
“我...我知道爹只是为了严明军纪,”平旌小声道,“可是...我.......”
“可是心里还是觉得委屈对不对?好不容易九死一生,为爹排忧解难,立了大功,回来不但一句表扬没有,还要被罚军棍。”平旌被大哥一语道破心事,不由红了脸。
“我们平旌的优秀,父王又岂会不知呢。父王不夸你啊,只是怕你骄傲自满,想让你明白,军队打仗作战,依靠的是团队的力量,一个人哪怕再优秀,又如何敌得过千军万马呢。”
“父王啊,总是面冷心热,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是担心你下次又一个人出去冒险。”说着,平章伸出手安慰般地拍了拍弟弟的脸颊。
“可是,爹他...”
平旌想起自己方才在帅帐里的“豪言壮语”,此刻不禁有些腿软。他若这时候回去,父王不打断他腿才怪。
平章失笑,这时候知道怕了,也不知道刚才哪里来的那么大胆子跟父王顶撞。
“你跟我回去,躲在帐外,我先进去探探父王的口风。父王若是气消了你再进来。”
平旌犹豫半晌,也知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只好点了点头。

帅帐。
平章抬手恭恭敬敬地为老王爷倒了杯茶,“父王,还生平旌的气呢?”
老王爷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道,“这臭小子,他若敢回来,看我饶不饶得了他。”
平旌躲在帐子后,听得后背上冷汗直冒,一张小脸皱成了苦瓜。
平章复又小心翼翼地问,“父王,若是平旌回来,您打算如何处置他?”
“哼,”老王爷冷哼一声,似有意似无意的看向平旌藏身的角落,“打断他一条腿都算轻的了!”
闻言,平旌此刻脑中只有一个想法:还是跑吧!
刚转过身,帐内又传来老王爷的声音,“不过他若是此刻回来认错,倒是可以考虑从轻发落。”

TBC.

本来预计的一章拖成了三章!我发四!下一章一定完结开新坑!


第十二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ba6f3c

【长林府】寒潭小神龙 长林见哥怂

疯狂掉粉哈哈~大家大概以为我弃坑了...所以我来更文啦~
第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17ab6
第六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181fd8


这一章是接着第六章的内容的!七-九章算是一段回忆~
训诫预警!!!

第十章

处理完手边的军报,已是二更。
平章掀起帐帘,习惯性地向弟弟的军帐走去。
轻手轻脚地进了帐子,见平旌老老实实地蒙着被子,正要放心离去...
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平章一把掀起被子,除了一个枕头和一堆杂乱的衣物,哪里还有平旌的人影!
好小子,敢跟你大哥玩起障眼法了!

平章突然想起白天和父王在帅帐里的对话。
“父王,大渝此番大举进犯粮草充足,我军剩余粮草尚可抵挡半月,可若是大渝久攻,后方粮草不能及时补给...”
帐中一阵沉默。
父子两人心照不宣,朝中早有官员不满长林王府功高盖主,而粮草补给,正是他们下手的最好时机。
“平章,你只管顾好战场,其余这些事,就交给为父来处理吧。”

想来这番话是被那躲在帐外的小子听进了心里。
平章简直要被平旌气笑了,粮草库,那是何等戒备森严的地方,这小子也敢去闯?

紧急清点了人数,好在自家弟弟还不算太傻,还知道带去个副将鲁昭。

“冬青,跟我走一趟。”

大渝粮草库。
平旌和鲁昭躲在一旁的林子里,注视着几只白白胖胖的鸽子悠悠然落在一处军帐旁,时不时低头在地上啄食。
两人几乎兴奋得互相击掌,粮草库,就是这儿了!
鸽子呀鸽子,好样的!这次可多亏你们了~平旌眉开眼笑,将箭尖对准粮草库,示意鲁昭点火。
“嗖——”
正中靶心!
两人功成身退,掉头就拔足狂奔。
鲁昭的轻功不及平旌,平旌于是放慢了速度,很快就有敌兵追上来,人数还不少。
“二...爷,你先走,别管我!”鲁昭喘着气道。
“少废话,小爷我是那种丢弃兄弟的人么!”平旌说着,利落地一剑砍翻了一个想要背后偷袭鲁昭的敌兵。
二人且战且走,然敌兵众多,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忽闻一阵马蹄声传来,愈来愈近。
平旌心道不好,难道是中了渝军的埋伏?
待看清马上之人时,终是松了一口气。
是大哥来了。

平章拎着平旌的领子进了他的军帐。
“大哥息怒啊大哥...”小狼狗努力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扮可怜。
平章松了手,盯着平旌笑眯眯道,“你上战场之前答应过我什么?”
平旌顿感遍体生寒,毛骨悚然,当即乖乖地闭了嘴。
“看来你还记得。”
平章理了理衣袖,施施然坐下。“方才回来的时候看路边荆棘长得甚是茂盛,你一会去折几十根来。”
平旌吓得腿肚子一抖。
几十根...
“大哥...”
平章见平旌惊慌的样子,笑道,“瞧给你吓得,这时候倒知道害怕了。”
平旌闻言松了口气,大哥这般说便只是想吓唬吓唬他。眉眼复又飞扬起来,朝平章作了作揖,“多谢大哥。”
平章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我已顺手采来了,省的你再跑一趟。”说着,自宽大的袍袖中取出几根新鲜的荆条来。
平旌没骨气地腿一曲,跪在了地上。
“私自行动还想我饶了你,你想得倒美。”平章伸出手狠狠戳了下平旌的脑门,笑骂道。
“我这回可是立了战功的...”平旌不服气地小声嘟囔。
平章气笑了,“看来二公子还颇为得意啊。”
“平旌不敢。”平旌赌气地微微嘟着嘴道。
“不敢,我看没什么是你萧二公子不敢的!”平章陡然发难,话到尾音时,已是十分严厉了。
平旌见大哥动怒,也不敢再顶嘴,默默地抿了唇跪直。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答得我满意不打你,不满意就一根。”
平旌一张愁云惨淡的的小脸霎时又白了几分。
“上衣脱了。”
平旌依言解了衣袍,露出白皙光洁的后背。
“你知不知道大渝粮草库的确切位置在哪?”
“我、不知道。”
“啪啪”两下毫不留情,仅仅两下,竟生生打断一根荆条。
平旌白皙的后背迅速地鼓起两道红痕。
“呃...大哥,我在敌营附近放了几只琅琊阁的鸽子,它们落在粮草库觅食...我们跟着找了过去。”
“若是那不是粮草库呢?若是敌军在粮草库布置了陷阱只等你往里跳呢?你自以为聪明,却不过凭的一些运气罢了。”
“是。”
“你怎知火势能够燃起来,若很快就被扑灭了,你和鲁昭岂非白白犯险?”
“我在每只鸽子嘴里都放了煤油包,鸽子要啄米就要掉下煤油包,我再射中其中一只煤油包,火燃起来速度迅疾,敌军决绝无那么快的反应速度。”
不得不说,这个办法连他都没有想到,平章感到有些欣慰,“饶你一根。”
“既然谋算好了这一切,那你可曾想过敌军追来如何脱身?”
“我、我...”
平旌没有想过。他只道自己武艺高强,定能带着鲁昭全身而退。事实上敌军远比他想象的要多,反应速度也比他预想中快,若非大哥及时相救,恐怕...
“咻-啪”极为狠厉的一鞭破风而下,打在平旌单薄却紧实的后背上,荆条应声而断。平旌死命咬牙忍住痛呼,后背仿佛被割裂般痛。
大哥从没下过这么狠的手。
他知道大哥是气他不顾性命去犯险,可他不懂,他的性命与整个北境将士的性命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大哥,若我能烧了敌军的粮草换得北境将士的平安,我的安危又有什么要紧呢?”
平章深吸几口气,却仍难平复怒气,忍不住低吼道,“萧平旌,你什么时候可以顾及父王和大哥的感受!你若提前将此事告知父王和大哥,我们精密安排过后,又哪来此等凶险!”
平章的话重重敲在平旌的心里。平旌沉默半响,郑重地将双手叠放在额前,一叩到地,“大哥,平旌知错了。”
平章正待说什么,一个士兵在帐外禀报,“副元帅,元帅请您和二公子过去。”
唉,平章微叹,只盼他罚过之后父王能从轻发落吧。

TBC.

第十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ae9122

【盘点昊然上过的快乐大本营】

算是给新暖阳们一点福利吧~

20140531期 嘉宾:刘昊然、TFboys、李家成、张子枫、欧阳娜娜
20150509期 嘉宾:王宝强、刘昊然、张丰毅、袁弘、郭晓东
20150906期 嘉宾:陈翔、吴磊、刘昊然、罗晋、张若昀、金大川
20151114期 嘉宾:刘昊然、陈思诚、张亮、宋茜、窦骁、王宝强
20160409期 嘉宾:刘昊然、刘恺威、张彬彬、车太贤
20161015期 嘉宾:刘昊然 张若昀 张馨予 尹正
20170805期 嘉宾:李宇春,TFBOYS,凤凰传奇,唐国强,刘昊然,关晓彤,MC天佑,曾舜晞
20171209期 嘉宾:陈思诚 刘昊然 袁弘 欧阳娜娜 张俪 赵立新 陈昊
20180210期 嘉宾:刘昊然 王迅 肖央 汪苏泷 宋威龙

一共9期,如果还有落下的求留言补充!

我在最好的年纪遇见你——
全世界最好的少年

我见证你一步步成长

北京爱情故事,真正男子汉,最好的我们,唐人街探案,高能少年团,建军大业,妖猫传,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唐人街探案2,九州缥缈录...

你越来越努力,越来越优秀,越来越耀眼

见风,迎风,乘风
扶摇直上,翱翔九天

剩下的岁月里,愿与你共同成长,努力活成更优秀的自己

我的男孩
盼你成王

【长林府】小狼狗是怎样炼成的

Emmm姗姗来迟的更新~

第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17ab6

第八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24b9c7

第九章
大渝退兵,长林军凯旋而归,金陵城上下皆是一片欢喜。而作为此战最大功臣的长林王府,却弥漫着一片低气压。
“我问你,飞盏手臂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黎堂主为何说他失血过多?”老王爷坐在主位上,神色凝重。
堂下两人,一立一跪,正是平章和平旌。
平旌不知在想什么,只紧抿着唇,垂首不语。
“我在问你话呢!”老王爷见小儿子沉默,加重了语气道。
平章见父王的火气已有压不住的势头,忙上前施礼道,“父王,平旌突遭此难,怕是一时受了惊吓,父王便不要苛责于他了。”
平旌却突然开口了,“父王,孩儿害了荀大哥,请父王重重责罚!”
这是平旌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主动请罚。
平旌一改往日飞扬顽皮的性子,老王爷自然知道这次的事情对他的打击不小。
飞盏的举动,老王爷与平章也能猜到几分。毕竟若换了他们,只怕也会这么做。
这小子,这次是自己不肯放过自己。
解铃还须系铃人。
思及此,老王爷放缓了语气,“起来吧。”
“去你荀大哥那,好生伺候着,他若肯原谅你,我便也不再追究。”
“是。孩儿告退。”
 
平旌进到屋里的时候,飞盏还未醒来。
平旌贴着飞盏的床沿跪坐了,轻轻挽起飞盏的衣袖。
一道道狰狞的疤痕几乎爬满了飞盏的整条手臂,有的已长出了鲜红的嫩肉,有的方才结了层薄薄的血痂,刺得平旌眼眶生疼。
荀大哥,你得有多疼啊。

平旌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

平旌竟不能体会你为了平旌所受痛苦的万分之一。
平旌的视线落在榻边飞盏脱下的外袍上。那衣袍的腰间别着一把匕首,正是飞盏常佩的那一把。几天前,飞盏还曾用它割开自己的手臂。
平旌一双盛满痛苦和愧疚的黑眸渐渐露出坚定的神色。
他解了飞盏的匕首,挽起自己的衣袖,露出一截白皙如嫩藕般的手臂。
平旌持着匕首的手微微颤抖。
到底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罢了。纵然下定了决心,像这般自己往自己的手臂上开口子,又如何能不怕!
平旌闭上眼睛,狠了狠心。
 
“萧平旌!”一声嘶哑的暴喝险些吓掉了平旌的匕首。
平旌飞快地看向声音的源头,面上是掩饰不住的喜色,“荀大哥,你终于醒了!”

声音这么中气十足,显见已恢复了七八分了!
平旌赶忙放下匕首,端起一盏温热的水喂飞盏喝了。
飞盏只盯着平旌,面色阴沉的吓人。
“我若不醒,你想干什么?”
感受到飞盏话中的怒意,平旌小脸顿时失了喜色,怯怯地缩了回去,“我、我…”半天讷讷不敢言。
“怎么,你想试试这匕首的厉害?”飞盏危险地眯起眼睛,语气森然,“好!我成全你!”
飞盏一把拽过平旌裸露的手臂,抄起匕首狠狠地一下抽了上去。
精铁打造的匕首打在几乎没什么肉的手臂上,飞盏又是盛怒之中,半分没收着手劲,平旌只觉得这一下仿佛敲在骨头上,疼的直接咬破了唇。
“荀大哥,荀大哥…”平旌下意识就要往回缩手,见飞盏只是牢牢地握着,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忍不住艾艾地叫了两声。
这小兔崽子居然想自伤?!飞盏早气得失了理智,哪管平旌那湿漉漉的,带了几分讨饶意味的眼神,盖着先前肿起的棱子狠狠打下去,“你若是不想要这条手臂,我便帮你废了它!”
“荀大哥,不要!”平旌登时吓白了一张小脸,剧烈地挣扎起来。只是他人小力气小,哪里敌得过飞盏的手劲,手臂没抽出来不说,遑论他如何挣扎,匕首像长了眼睛似的,每每总能准确地抽在那唯一一条棱子上——那里,白嫩的皮肤已然破裂,向外渗出血珠来。
平旌哪受过这般疼痛,哭的嗓子都哑了,抽抽噎噎地哀求,“荀大哥…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荀大哥…”
飞盏被那一抹鲜红刺得心疼,再也下不去手。只是如果这次不让小家伙知道自伤的严重后果,难免不会有下次。遂寒了声音道,“我若知道你如此不爱惜自己,当初就不该救你。”
说罢再不去看平旌,收起匕首背朝小孩躺下。打孩子也是个体力活,何况他身体尚未完全恢复。
平旌露出惊慌的神色。他团起一张小脸,用另一只手拉了拉飞盏的衣角,声音软软糯糯,“荀大哥,我知道错了…你别不理我…”
见飞盏仍旧不理会他,小孩垂了眼,“我只是想知道…荀大哥你到底有多疼…”
飞盏的心仿佛被一只小手轻轻叩了一下,顷刻化成了一滩池水。
他转过来握住平旌的小手,“答应荀大哥,以后不要再伤害自己了好不好。”
“嗯。”平旌乖乖地点头,复又小心翼翼地看向飞盏,“那,荀大哥不生我气了吧~”
这小子难得有知道怕的时候,飞盏心中暗笑,面上仍是不动声色,从怀里掏出金疮药,“你乖乖上药我就不生气了。”
话音未落,平旌已溜到了门口,“不用不用我一点都不疼…”
“那明天你将我上月教你的剑法舞来看看…”
“荀大哥!我上药!”要是让荀大哥知道他练剑偷懒估计又是几天不能下床了...小狼狗耷拉着眼角乖乖折回床榻前,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真的不是他怂,他荀大哥上药的手劲…


“荀大哥我错了啊啊啊下次您老人家说东我不敢往西让我追狗我不敢撵鸡…”
 

怎么写着写着向盏旌发展?我的纯兄弟情啊啊啊!
平旌小时候偷跑战场的故事暂时就到这里啦~

这个故事好像越写喜欢的人越少啦...大家还想看嘛?想看扣一继续写,要是想看的人不多大概就完结啦~

【长林府】小狼狗是怎样炼成的

第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17ab6
第七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21df24
第八章

清水兄弟文!


平章接到战报时,手微不可察地一抖。
左路军遇到敌军奇袭,在烟瘴山岭被围。
左路军本是一只原地待命的军队,相对安全,父王才将平旌赶去那里,谁料这大渝将领不按常理出牌...
奇袭左路军,究竟于渝军有何益处?
烟瘴山岭...
那里常年瘴气笼罩,地势又十分复杂,若是备足了水粮进入其中,两三月余方能走出,然左路军突遭奇袭被逼入烟瘴山岭,必来不及备太多水粮,且山岭各要塞出口皆有渝军把守....
大渝此举,竟是意图把左路军全军覆灭!
想到此关节,平章顾不得思索渝军打的算盘,匆匆赶去了老王爷的帅帐。

老王爷端坐在案前,一言不发。
“元帅,平章愿带领一队人马前往烟瘴山岭营救左路军。”平章单膝跪下请命。
老王爷摇了摇头,“不可。”
“父王!那可是平旌啊!”平章话语中满是急切,再不复平日里那般镇定自若。
老王爷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平章,“明日两军交战,你为先锋。”
“父王!”
平章还欲再言,老王爷只是摆了摆手,“我意已决,不必多言。”
平章垂下了眼帘。
“是。”
注视着平章退出军帐的沉郁身影,老王爷叹了口气。
我又何尝不想救平旌啊。
渝军此举,就是为了扰乱我军部署,父王知道你心里明白,只是舍不下平旌。可是平章啊,作为未来长林军的一军统帅,你必须要学会,以大局为重。
平旌...你自小身体就好,又有飞盏陪伴,父王相信,你定能逢凶化吉。

是夜。
飞盏四处巡视一圈,确认没有什么危险了,方抱着剑在火炉旁坐下。
自被困在这烟瘴山岭已有一月余,派出打探出口的各队人马皆是传回同样的消息:有渝军把守。渝军人马粮草丰足,而我军人困马乏,又吸入大量瘴气,战力所剩无几,根本无法与之抗衡。为今之计,只有保存体力等待救援了。
而现如今最大的威胁,是水和粮食告急。

飞盏担忧地看着沉睡的平旌,这小子仗着自己有武功护体,不受瘴气侵扰,总把食物和水偷偷省下来留给其他战友,可他到底还是个孩子啊。如今这幅嘴唇干裂,脸色苍白的模样,显然已是到了极限了。
若实在饿了,野果草根也可裹腹,只是水...去哪里找水呢?

平旌迷迷糊糊地睡着,感觉似乎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流进嘴里。他不由舔了舔嘴唇,味蕾慢慢苏醒,这才感受到嘴里弥漫开的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他蓦地惊醒,睁眼看到的竟是荀大哥正将割开一条血口的手腕放在他唇边,喂他食用自己的血!
“荀大哥!你在干什么!”
平旌慌忙起身扯了衣服撕下一条,就要为飞盏包扎。
飞盏挡开平旌的手,又将手腕递去平旌的唇边,“快喝,别浪费。”
“我不喝。”平旌抿紧了唇。
“平旌,听话。”
“我不喝!”
飞盏也失了耐心,将平旌的脑袋使劲按在自己的手腕旁,“喝!不喝也得喝!”
“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喝!”
平旌奋力扯开飞盏按着自己的手,像一只被逼上绝路的小兽,握紧双拳,愤怒地瞪视着飞盏,竟是通红了眼眶。
“好,你不喝是吧,”飞盏拔出贴身的匕首,平旌丝毫不惧地依旧瞪着飞盏,一副“要杀要剐,凭君处置”的模样。
飞盏将匕首贴在自己的胳膊上,“你若不喝,我就再划一道。”
只一句话,生生逼出了平旌自记事起便不曾落过的眼泪。
“荀大哥...”
平旌哭着跪在飞盏面前,颤抖着端起飞盏的手臂,将唇贴了上去,低低的声音淹没在唇齿间,“我喝...”

两个月了。
飞盏每两日在自己手臂上割一道口子,让平旌喝自己的血补充体力,而他自己,已然撑不住了。
平旌抱着飞盏陷入昏迷的身体,眼泪仿佛已经流干。大哥,你什么时候来救我们,大哥...

平章击退了渝军,带着人找到左路军时,几乎人人都是一身伤病,唯独平旌,一点事都没有。
一颗悬了许久的心刚刚落了地,却又在看到飞盏的一瞬间吊了起来。
万万没有想到,没事的是平旌,出事的却是飞盏。


Tbc.

第九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49de21

喝谁的血,服谁管~嘿嘿嘿~

这两章怎么这么没有人气...难道荀大哥和平旌的兄弟情你们都不萌嘛?

【长林府】小狼狗是怎样炼成的

第一章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17ab6

第六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181fd8

第七章

清水兄弟文!含有训诫元素!

萧平章想起平旌第一次上战场,是在他13岁那年。
大渝挥师南下,21岁的平章奉命跟随父王前往北境御敌。
出征前一晚,平旌摇着平章的手臂,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睛亮晶晶的,“大哥,你去跟父王说一说,让我也一起去吧。父王素来最能听进大哥的话了。”白嫩的小脸神采奕奕地。
平章宠溺地拍了拍平旌的脸颊,“平旌,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跟父王大哥一起上战场杀敌,好不好?”
平旌微微嘟起了嘴,“大哥,平旌已经13了,不是小孩子了。平旌是男子汉,可以保护父王和大哥了。”
小孩一番天真诚挚之言听得平章心都要化了。
平章伸手揉了揉弟弟的脑袋,“父王和大哥不在,平旌在家替大哥保护好大嫂,这样大哥在前线才能安心。”
“哦,好吧。”平旌略有些失望地垂了头。

看来大哥也不想让自己上战场。他固然知道大哥是担心自己的安全,可是他多想和父王大哥一起并肩战斗、驰骋沙场啊。

老王爷和平章出发当晚,平旌又央着蒙浅雪给自己做了一回饭,吃的狼吞虎咽,“大嫂,平旌吃过最好吃的饭就是大嫂做的了,比宫里的御厨做的还香。”
蒙浅雪点了点平旌的额头,笑说“就你嘴甜。”

翌日,浅雪在桌上发现了一张平旌留下的书信:
大嫂,平旌随父王大哥打仗去了,万望勿念。也千万莫来找我,不然被父王和大哥知道了,平旌一定屁股开花。
大嫂做的饭全天下最好吃。
平旌。

这不省心的小家伙!

浅雪一时心急如焚。诺大的长林府,府中上上下下需得有人操持,自己脱不开身,冬青也跟着平章上前线了,还有谁...
师兄,荀飞盏!

蒙浅雪找来时,荀飞盏正在荀府花园里练剑。
见是多日不见的师妹来找自己,飞盏甚是欣喜,忙收了剑,走到院中的石桌旁为师妹斟了茶,“师妹,何事?来,坐下说。”
浅雪向来性子急,此事又关乎平旌的安全,哪里还能坐得下,拉着飞盏就走,“你快差人备马,我与你边走边说。”

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飞盏骑在马上飞奔,心下气得恨不得立时就将平旌捉来“就地正法”。


再说平旌,自收拾了小包袱趁夜溜出王府,一刻也不敢休息,只盼能快些追上父王和大哥的大军。
可自打进了树林,四处皆是一模一样,平旌骑了一个时辰的马仍未跑出树林,一时有些迷乱了,究竟...该往哪边去?

飞盏从后面追上来时,平旌正牵着缰绳坐在马上不知所措。
这小子...怕是在这树林里迷路了吧。
“萧平旌!”
平旌马上的身子瞬间一僵。
这声音是...荀、荀、荀大哥?
小命休矣。

平旌小的时候跟随荀飞盏练武,挨过飞盏诸多教训,飞盏也算是他半个师傅,在他心里,对飞盏畏惧更甚他大哥。
此次偷溜去北境被荀大哥抓了现行,依着他荀大哥的性子,自是不能轻饶他。平旌正想着该如何讨饶,兀地左侧一道剑气快若闪电地袭来,平旌方堪堪躲过,紧接着又是一剑携着万钧之势横扫而来,平旌只得纵身向上腾起,险险避开。
落地站定,平旌背上已是浮起了一层冷汗,荀大哥这次的火气可烧的够旺的。见飞盏仍未作罢,忙哎哎哎地叫唤着求饶,“荀大哥,饶命啊!平旌要被打死啦!”
飞盏见这小子还有脸叫唤,更是火冒三丈,抬手狠狠地一剑鞘抽在平旌手臂上,吓得平旌登时闭了嘴,捂着手臂委委屈屈地看着飞盏,小鹿般的眼睛里眼看着就汪了一包水。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
平旌怨念地收住了呼之欲出的眼泪。
“走吧,二公子。回去我再收拾你!”
飞盏说着调转了马头。
“荀大哥……”
“我不回去。”
“还闹!”荀飞盏瞪着平旌,一剑鞘盖着方才肿起的棱子打下去,只这一下便疼白了平旌一张小脸。
“由不得你!别让我动手把你绑回去!”
“荀大哥…”平旌缓了缓疼痛,竟屈膝跪了下去。

“求你了。”

小脸上是飞盏从未见过的认真与执着。

罢了,这孩子也是一片丹心。不若便护他前去吧。
“起来吧。你父王若怪罪,荀大哥替你挡着便是。”
“谢谢荀大哥!”
 
跟在荀大哥身后进到主营时,平旌明显感觉到帅帐里骤然升高的气压。父王的脸俨然黑成了一块碳。
“简直是胡闹!”
老王爷气的抄起一卷兵书砸在平旌脸上。
飞盏忙挡在了平旌身前,向老王爷一揖道“王爷息怒,是飞盏带平旌来的。”
飞盏是荀白水的侄子,碍于身份,老王爷也不好在飞盏面前发作,只的得甩了袖子放狠话,“萧平旌,前线战事瞬息万变,我现在没空追究与你,你给我老老实实去左路军待命,小心谨慎点,再敢惹出什么事端来,咱们回去再慢慢算账。”

一个两个都要跟我回去算账,这日子没法过了!


Tbc.

第八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24b9c7
Emmm你们没看错我又改名字了...我我我检讨...
这几章写写平旌小时候的事~

【长林府兄弟】寒潭小神龙 长林见哥怂

第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17ab6

第二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2310e

第三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ae7a1

第四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0a0b49

第五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0f14fe


第六章



私设一份玄篪蛇胆同时解了两人的毒大哥才去打仗~


“你说什么?大哥去了北境?”萧平旌紧张地握住了林奚的肩膀。霜骨之毒方解,自己有内力傍身尚觉得气血甚虚,大哥先前是受过重创的,以现在的状态怎可带兵打仗!
萧平旌一时也顾不得那许多了,起身套上衣服就要跑出去。
终究是剧毒初愈之人,纵有深厚内力傍身,这般猛然起身,平旌仍是趔趄了一下。
“平旌!”林奚忙扶住他,“你现在不宜活动。”
平旌心急如焚,哪肯听林奚的话,只按下林奚扶他的手臂便跑了出去。
林奚望着平旌消失的背影叹了口气。
唉,你大哥中毒的时日短你许多,只怕你找到了你大哥,不是你照顾他,反而是他照顾你。


“大哥!”
萧平旌强撑着快马加鞭赶了一天的路,总算是赶上了行进的大军。
“平旌?”
然而平旌只来得及看到他大哥担忧的神色,便一头栽了下去。
“平旌!”萧平章惊慌地揽住弟弟,看着平旌苍白的脸和毫无血色的唇,眸中的担忧和深藏的恐慌满得仿佛要溢了出来。


平旌再醒来时,已是躺在了平章的军帐中。
见到坐在榻旁的大哥,平旌紧张地想要撑起身来,“大哥,大哥你有没有事?”
平章按住平旌,“我没事,你且躺好。”
平旌仍是不放心地在自家大哥身上四处按了按,“这里、这里都不疼吧?”说着仔细地端详着自家大哥,还好还好,面色如常,大抵没有大碍。
只是...怎么有一股子萧杀之气?
平章又好气又好笑的按下了弟弟在自己身上乱摸的爪子,“哪都不疼,揍你正是绰绰有余。”
平旌闻言惊恐地抬头,甫一望进大哥深潭般幽邃的眸子,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大哥好像...有点生气?
遂讨好地弯起一双狗狗眼,软着嗓子讨饶,“大哥,你看我这毒还没痊愈呢。”
平章瞪了他一眼,“没痊愈?我看你倒好得很,都能马不停蹄地赶一天路来追上我了。”
平旌委屈地垂了眼,长长的睫毛如蝶翼扑闪扑闪,“我这不是,担心你嘛~”
抬手摸了摸弟弟的脸,平章叹了口气,“你知道你倒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有多害怕吗?”
“将养好了就快些回去吧,你回去我和父王才能放心。”
平旌低着头不说话了。他感到有些愧疚,自己总是那么莽撞冲动,不但帮不了父王和大哥的忙,还要拖累大哥照顾自己。半晌,他又抬起头,目光坚定,“大哥,我不回去,我想跟你一起打仗。”
“胡闹!”
平章本以为弟弟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处,哪料他如此任性,一时气的举起巴掌。
平旌只乖乖的闭了眼等着,纹丝未动。
这个固执的臭小子!平章气结,起身一把抽出剑鞘横在平旌身侧,“你回不回去?”
平旌下意识地抖了抖。
一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一边迎着大哥的怒气把心一横,叠放了双手跪在榻上叩拜下去,“求大哥允我和父王大哥一起并肩作战!”
小弟尚未康复,平章哪里狠得下心打下去,真是...拿这小子没办法。
可头一次被弟弟拿住了,心里仍是有些气不过,平章举着剑鞘假意打下去,见那小子吓得一缩闭了眼,小兔子般甚是可爱,心中畅快了几分,遂放下“凶器”,“罢了,真是拿你没办法。”

笑容霎时飞扬了少年人的眉眼。
“只一条,上了战场,必须一切听我调遣,否则...”
平旌点头如捣蒜。
平章失笑,拍了拍弟弟的脸,“真乖。”


Tbc.

第七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21df24

清水兄弟文!清水兄弟文!清水兄弟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于是你们会想到的弟弟要开始各种作死了!至于如何作死~欢迎点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