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见哥怂

本命刘昊然,训诫圈,长林府,胖球圈,秦时明月~

【昕博】御魔(3)

 方博唇畔牵出一抹苦涩的笑,该来的总归还是来了。
“对不起。”
许昕手眼通天,一定查出了他和邱贻可的关系。

许昕缓缓地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方博,烫金黑靴落地的声音仿佛踏在方博心上。
“可以啊方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许昕唇边挑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薄唇吐出的话却令方博从头凉到脚,“本尊是否该称你一声:族长大人。”
他唤,方博。
许昕怒极之时才会这么冷漠地叫他全名。
他称,本尊。
许昕从未在他面前自称本尊。
方博知道,他们再也回不去了。许昕向来容不得背叛。

方博动了动唇,“许...”
终究还是吞下了昕字,改口,“王。”
许昕眸中满是讥诮,轻笑道,“呦,本尊可当不起族长这一声王。请族长称呼魔尊。”
方博垂下了眼睫,半晌,“魔尊,方博受你教养大恩,无以为报,如今唯有一命相抵,只求魔尊莫要牵连魂族。”
许昕深黑的瞳眸燃烧着滔天怒火,要将方博吞噬其中,寸寸烧尽。他抬手攫住方博的下颌,纤长的指尖狠狠收紧,痛的方博闷哼一声。
“你当我稀罕你的命?”
方博一字一字艰难地道:“你要...如...何...”

“呵...”一声轻笑,许昕冰冷的眸中再无半分情绪,随意地松了手,懒洋洋道,“本尊正好缺个奴仆,族长可愿意?”
方博倏地睁大眼睛,眸中明明白白地写满愤怒和耻辱,他也顾不得称呼了,“许昕,我欠你的,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可是你不能侮辱我!”
呵,当了族长磨练了几年,倒是没把性子磨平了。这般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可见魂族将他护得极好。
想到邱贻可如此爱护方博,一股无名怒火又蹿了出来。
许昕凑近方博,扯起一抹嘲讽的笑,压低嗓音在方博耳边喃喃,“毕竟是当了族长的人,劳烦您纡尊降贵了...”
“连侍候本尊这点小事都做不了,何谈报恩呢!魂族尽是你这般惯会说嘴之人?”
方博攥紧了拳头,你欠他良多,他未取你性命已是万幸,要求你做什么都不过分。
可是,若他随许昕回了魔界,魂族怎么办?他的青楼怎么办?
许昕仿佛知道方博在想什么,眯了眯狭长的眼,“你担心这家青楼的话,我不介意现在就把这儿移为平地。”
方博知道许昕不是说着玩的,他松了拳,平静道,“就如魔尊所愿。”

方博将魂族和青楼暂时托付给了林高远。

魔宫。

许昕阴沉着脸逼近方博,用一根长长的铁链把方博锁了起来。
他在寝宫置了张软榻,将方博锁在床角。
方博老大不乐意,虽然链子够长,还是可以活动的,但这不是囚禁他嘛。“魔尊大人,你不用锁我,我不会跑的。”
许昕抱着臂居高临下地看他,“你是奴隶,没资格与我讲条件。”
方博嘀咕,“自古以来也没有奴仆与主人同住的先例啊...”
“嗯?”
方博赔着笑,“您、您老高兴就好。”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啊。

半夜。
什么声音?敢吵小爷睡觉!
方博迷迷糊糊地坐起来。
“爹,娘,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低沉模糊不清的声音中含着撕心裂肺的痛苦。
这是...许昕的声音?
方博一激灵翻身下床,走到许昕床边点燃了蜡烛。
只见许昕额上满是细汗,紧紧皱着眉,眼角似乎...有泪痕...
方博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没看错,眼前跺一跺脚大地都要抖三抖的魔界尊主,哭了。是梦魇了吧。
不得不说,此时的许昕脆弱得像一个孩子。
方博心软了。
他叹了口气,蹲在许昕床边,轻轻握住他的手,想要给他一些温暖。


最近期末考试超级忙...大概要好久才能更一次...小天使们多包涵哈~而且最近没什么灵感...看看自己写的烂文都不忍心读下去...

评论(1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