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见哥怂

本命刘昊然,训诫圈,长林府,胖球圈,秦时明月~

【可玘】御魔番外

答应你们的可玘~


望着邱贻可紧闭的双眼,陈玘不愿承认,他的心,猛地沉到了谷底,重锤敲击般的痛。
老混蛋,老子的剑都没碰着你,你他妈给我装什么死。
他颤抖着唇,几次开合,却发不出声音。
他不敢去探邱贻可的鼻息,万一...…

他想到他们18岁那年,邱贻可装死骗他,那时的邱贻可与现在几乎一模一样。那个时候,他信以为真,扑倒在邱贻可身上哭的昏天黑地,答应他嫁给他。


二十多年前,魂族和妖族比邻而居,邱陈两家就住在魂妖两族交界的地方,一道高高的墙隔开了两家。

邱家父母告诉小贻可,隔壁住着狡猾多变的妖族,千万不要翻过去,会被吃掉。
陈家父母告诉小陈玘,隔壁住着摄人心魄的魂族,千万不要翻过去,会被蛊惑。
小贻可天不怕地不怕,他才不信呢,他倒要看看,妖族到底有什么可怕。

趁着父母不在家,小贻可爬上了墙头。

一双圆溜溜、黑曜石般眼角上挑的明媚大眼直撞进他的心里。小贻可忽视了那个白净可爱的男孩正在恶狠狠地瞪着他,一心只想把他掳回家。管他什么妖族魂族,老子要把这娃儿掳回家当媳妇儿!

小贻可拗出一个帅气的姿势跳下墙头,展开一个他认为最和善的笑容,走向小陈玘。
“哎呦!”刚一接近小陈玘,小贻可就直接被撩翻在地,浑身上下哪哪都疼。那双黑溜溜的大眼戒备地瞪着他,“你想干什么!”
嘿!这小可爱脾气还挺暴!谁还不是个暴脾气咋地!
小贻可也凶狠地瞪起眼,撸了袖子,恶狠狠地逼近小陈玘,想要吓唬吓唬他。
哪料陈母从屋里出来,见了邱贻可,眯起狭长的凤眼,“你是魂族的?”
来人的内力比他高出许多,小贻可有些发虚。可他从不服软,硬着头皮道,“我是!”
一时剑拔弩张。

小陈玘拉了拉他母亲的衣袖,“娘,我饿了。”
陈母收回了袖中手里暗藏的杀招。

“走,宝贝,咱们去吃饭。”陈母柔声道,拉着陈玘的小手进了屋。

小贻可不傻,他知道小陈玘这是护着他呢。
他心里甜丝丝的。他媳妇又漂亮又聪明又善良,他一定要早点把他娶回家。
他还要更加努力练功,好能保护好他的漂亮媳妇儿。

小贻可又趁着父母不在家翻墙去找小陈玘了。

“上一次谢谢你。为了报答你,这次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小陈玘很少出去玩。父母对他要求严格,他的大部分少年时光都是在练功中度过的。今天父母正好不在家,他好奇地答应了。
小贻可带着小陈玘来到一片花田。
小贻可摘了一朵最漂亮的花献宝似的捧到小陈玘面前,“玘子,我邱贻可想要娶你,一辈子保护你,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小陈玘懵了。
他扭头一路跑回家,一步都不敢停。
小贻可捏紧拳头,他不会放弃的!

小贻可又来找小陈玘玩。
小贻可又向小陈玘求婚。

就这么求啊求啊,一直求到了陈玘18岁。陈玘从没拒绝,也从没答应过。

陈玘18岁生日的时候,传来邱贻可练功走火入魔暴毙身亡的噩耗。
怼天怼地的杀神扑倒在邱贻可的身上,哭成了泪人。
陈玘边哭边骂,“混蛋,你都缠了我十年了,怎么,这就坚持不下去了?你醒来呀,再跟我求一次婚,我就嫁给你。”
邱贻可突然睁开眼睛,从身上摸出一朵小花,“玘子,嫁给我吧。”
邱贻可惨叫着被陈玘揍了个半死。

陈玘居高临下的瞪着地上爬不起来的邱贻可,“好,我答应你。”转身扬长而去。

邱贻可鼻青脸肿,一瘸一拐地往家走,傻笑挂了满脸。

被揍一顿怕什么,可以把他肖想了十年的媳妇儿娶回家,值了!

邱家父母打死都不同意。他们已替邱贻可许下了亲事,魂族族长家的金枝,嫁给邱贻可,下一任族长就是他。原来魂族族长早就看好了邱贻可的年轻有为,有意立他为下任族长,娶了他女儿正好名正言顺的继承族长之位。
邱家父母以死相逼,邱贻可只得忍痛举行大婚。

大婚当日,陈玘一身妖冶红衣,带领妖族大军攻打魂族,杀死了老族长一家。
邱贻可的一身大红喜服刺痛了陈玘的眼。
陈玘冷漠的一剑捅进邱贻可胸口,邱贻可没有还手。鲜红的血洒了一地。

邱贻可苍白的脸染上一抹笑意,“陈玘,我邱贻可,生是你陈玘的人,死是你陈玘的鬼。”

陈玘持剑的手一抖。


魂族受此重创,岂能甘心,魂族老族长的旧部瞒着邱贻可拼死向妖族复仇,两族落的两败俱伤,元气大损。


原来陈玘是妖族王子。

陈玘一直以为,是邱贻可背弃了他,陈玘一直以为,是邱贻可下令攻打妖族。

后来,陈玘封了妖王。他指天发誓:“妖族与魂族,势不两立。邱贻可,我必追你到天涯海角,至死方休。”



似又想到邱贻可大婚当日,那一身刺目的喜服。陈玘的眼圈竟红了。
终于,陈玘小心翼翼地搭上邱贻可的脉,脉搏跳动微弱,他却露出一抹笑容。
就知道你个老混蛋不那么容易死。

陈玘坐在床边,将自己的内力源源不断地输入邱贻可体内。
半晌,邱贻可总算缓缓睁开了眼睛。“玘子?小博儿...”
妈的,就知道你那傻侄子。
陈玘没好气道,“就是让他睡一觉,睡够自己就醒了。”
“玘子,我...你若还是不肯原谅我,便只管动手吧。”邱贻可说着闭上了眼睛,闭目就死。

陈玘气笑了,这老混蛋以为自己追踪他们到这就是为了杀他呀...他眯起那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你记不记得你说过,你邱贻可,生是我陈玘的人,死是我陈玘的鬼,这话可还作数?”
邱贻可一震,想不到,那日的话,陈玘至今都记着。他点了点头。
“好,既然作数,那就跟我走吧。”
“去哪?”
陈玘扯出一抹危险的笑,“想知道?”
邱贻可识时务地选择沉默。管他带自己去哪里呢,只要他在,就好。“帮我给小博儿留句话吧...就说...我相信他一定可以。”
邱贻可莫名其妙地被陈玘狠狠地掐了一下。肉麻。

几年后。
一个偏远的小村里,两个微胖的中年男人在院里涮火锅。
“玘子,你瞧你那小肚子,都好几层游泳圈了,还吃。”眼袋大大的男人拍拍另一个白净男人圆溜溜的肚皮。
“嗯?”白净男人猫一般慵懒地哼出一个鼻音。
“吃吃吃,想吃啥我给你涮。”
“你说你个老混蛋,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你父母逼你娶亲的事。咱俩斗了半辈子,到头来居然他妈是个笑话。”
眼袋男人翻了个白眼,“你那暴脾气,一剑就捅过来,给我机会了么...”
“老混蛋,别忘了是谁救的你的命。”
“是你是你,我用下半辈子给您老人家报恩,行了吧。”
“我要吃鱼丸。”
“得嘞!”


艾玛,从来没写过这么长一篇的,累死宝宝了...快夸我!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