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见哥怂

本命刘昊然,训诫圈,长林府,胖球圈,秦时明月~

【昕博小甜饼】王爷,我把自己赔给你还不行嘛!(4)

这章大蟒戏份不多~


赶回山里的时候,天已大亮。
月半老头的情况似乎更糟了,方博一刻都不敢耽误,磨了粉和水给老头子服下。
半晌,老头终于悠悠睁开了眼睛。方博提了一整天的心总算放下,身心俱疲,一会便睡了过去。
刘神医皱了皱眉。这七星莲...有些不对。
难道...让许昕知道了?罪孽啊。


方博是闻着烤鸭的香气醒来的。
睁眼看到老头子毫无形象敞胸露怀地坐在桌边啃着鸭腿,方博笑了,真好。
“月半老头,留下另一只鸭腿!”
“不好意思,你起晚了,最后一只在这里~”老头得意地晃了晃手里啃了一半的鸭腿。
方博一个饿虎扑食抢了过来,吃得津津有味。
“傻小子你恶心不?!吃我的口水。”
或许从前我会觉得恶心,只是以后没有机会了。
“傻小子,这七星莲你这么快就偷来了?本事见长哇。”刘神医状似无意道。
方博一愣。不能让老头知道实情,否则以老头的脾气不得杀上王府去?
方博垂下眼睫,“啊,是啊,我以为王府戒备多森严呢,其实可水了。”
“博儿,你知道吗?从小到大,你一撒谎就不敢看我。”

“是王爷给你的。”

老头子用的是肯定句。他怎么知道的?这下可怎么是好。
方博惶惶,却不知刘神医心中翻起的惊涛骇浪。
许昕在试探他。这世上知道许府有七星莲的人,除了方博和许昕亡故的父母,就只有自己和许昕。此番若非万不得已,唯有七星莲能解毒,他绝不会让方博去冒险。如今许昕在这七星莲中下了那药,虽无害于自己,但却是在警告自己,他已猜出方博的身份,以此引自己现身。
不能轻举妄动。但是,他是不是准备动博儿了?
刘神医神情严肃起来,“傻小子,你听清楚,这阵子不准下山。”
老头子连自己要下山都算到了?方博更方了,“啊...好、好。”


“你要瞒着老头子下山?”张继科深感傻小子长大了,都敢阳奉阴违了。
“师兄,求你了,你一定要想个办法把师傅支出去,我想去见他。”方博的脸红扑扑的,一幅羞涩的模样。
这是,恋爱了?张继科万年睁不开的双眼瞬间睁得老大,瞌睡半点也没有了。他师弟平时闯点小祸也就罢了,这一下山就搞了个大事情!
罢了罢了,师弟光棍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做师兄的还是要支持的!
“那我跟龙求婚好了~我和龙的婚礼老头总不能不让你去吧~”
师兄你确定你不是借着帮我的由头其实就是想做点你从来都有贼心没贼胆做的事!


方博在张继科的婚礼上又一次见到了许昕。许昕一身蟒袍,格外妖孽。两人擦身而过时,许昕神不知鬼不觉往他手里塞了张字条。
子时,王府旁边野湖,我等着你。


夜。
方博趁老头喝的有些醉了,师兄又入了洞房,悄悄溜出房间,如约寻到野湖。
月光柔柔地洒下,为湖边负手而立的欣长身影镀上一层朦胧的光。
方博痴痴地望着,这妖孽真是该死的好看...
“来了?”低沉的嗓音打破了美好的宁静。
“解药呢?”
许昕转过身来,瞧着映在方博大眼中明亮的月光,笑得欢快,“小傻子,你真以为我给你吃的毒药啊?”
方博心里气个半死,和着耍他玩呢,他还傻傻地跑过来赴死!“许昕你瞎呀,是不是毒药你看不清吗!”
这小傻子生气的样子像只炸毛的小松鼠,还真是可爱。许昕没有意识到自己唇边不知何时弯起了弧度。他突然伸出手盖在方博的头顶,方博吓的动都不敢动,这个动作...一言不合就要杀人?
“你、你你等会!我有遗言要说!”方博只觉得一股真气在体内游动了一周,又消失了。自己竟觉得有些神清气爽。哎?他不是要杀自己?
“对某些人来说,那可是致命的毒药呢...不过于你,大有助益。你运功试试。”
方博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又精纯了一些,面露惊喜,“这是什么药?”
许昕凑近方博耳边,语气中透着一丝危险,“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哦。”
方博的脸刷的一下涨红了,“我、我我什么都没问,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怂包~许昕的眉眼中染上笑意。
“你的命是我的,我暂时先留着,不过,你要留在王府还债,说不定...把我伺候高兴了的话...我就放过你呢。”
哇!所以说自己捡回了一条命?方博笑出了一朵花,活着真好!
“王爷的大恩大德,嗯,小的永世不敢忘!”
真是个小傻子。
“那从明天开始,你就做我的书童吧。”


这章有很多伏线,宝宝们不要着急,往后看一切就明了了~貌似写着写着开始向虐的方向发展了...不过最后还是要甜回来的~本宝宝的宗旨是:甜到掉牙!

评论(10)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