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见哥怂

本命刘昊然,训诫圈,长林府,胖球圈,秦时明月~

【昕博】王爷,我把自己赔给你还不行嘛!(3)小甜饼~

之前发的都有些短,今天开始写长段了!宝宝们有看文的多评论鼓励我一下~我好有动力多产粮~



死了死了!偷东西未遂还撞上了正主...方博觉得自己脑门上挂着一个大写的衰。
他忙拽住许昕的袍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师傅从小把我拉扯到大,那是一把shi一把尿的,如今他中了毒,我怎能弃他于不顾哇...求王爷大发慈悲,救救我师傅吧!”低头的时候悄悄将鼻涕眼泪都抹在了许昕袖口。
许昕怎会不知道他的小动作,他强忍着把这家伙丢出去的冲动,“要怎么救他?”
看着这家伙傻了吧唧的样子,许昕内心有些好笑,好久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他还偷看本王洗澡,绝不能放过他。
方博的眼睛亮了起来,也许这个王爷并不像传说中那么霸道邪肆?“我知道王爷富可敌国家财万贯,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过,小小七星莲怎么会放在眼里~”方博笑得近乎谄媚。
“嗯?”许昕一掌撑在方博耳后的墙上,微微眯了眯眼晴,“你可知那是本王府至宝?”
方博吓得脸腾地一下子通红,这这、这妖孽离自己这么近干嘛!
“你、你你能给我的话,让、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哦?”许昕眸中闪过一丝玩味的笑意,“小结巴,看在你对你师傅一片孝心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不过...”看到方博大眼中闪着光,许昕笑得邪肆,“你看见了本王千金之躯,不准备对我负责吗?”
“负、负负、负什么责?!”方博吓的捂着胸猛地向后跳开,“咚”,后背狠狠地撞在了墙上。“小爷我卖艺不、不卖身!”
许昕一片惋惜地叹气,“你不想负责啊...那可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眸中盛上一片凌厉,语气冰冷,薄唇轻启,“我要你,用命来换。”
方博如坠冰窟,这王爷真是可怕,说变脸就变脸。
他的命是老头子给的,如今偷药不成,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老头子毒发身亡。罢了罢了,他什么功夫都没学好,医术也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他无父无母,除了老头子和师兄,这世上也没什么人在乎他,他的命不值钱,若能换得老头子平安,于愿足矣。
方博敛去一贯的嬉笑,眸子变得黝黑深邃,他的声音低低的,“好,我答应你,救了老头回来,我就把命给你。”
真是个傻子。“口说无评,若你救了你师傅不回来呢?”
许昕大手一翻,白皙的指尖拈着一颗红如朱砂的—方博多希望那只是一颗红豆。
多好看的手—若没有此刻指尖的药丸。方博想。
“喏,吃下它,我就给你七星莲。”
方博接过药丸,丝毫没有犹豫地吞下。
“在这等我。”许昕话音刚落,人已消失在原地。
方博靠着墙蹲下来抱住膝盖,将头埋在双臂中,月半老头,以后你再偷来烧鸡,就没有人跟你抢了呢...也再没有一个傻徒弟整日练功偷懒惹你生气了...师兄...以后你身后再也不会跟着个成天闯祸的拖油瓶了...希望你早日和马丞相家的世子修成正果...
想着想着,方博不由得落下泪来。
这一幕正映入取药回来的许昕眼中。这个笑得一派天真烂漫的小傻子伤心的时候还挺...惹人怜的。
方博哭得正伤心时,猝不及防落入一个怀抱。
方博不愿承认,虽然那人抱的很是生硬,但他竟有些留恋。他抬起头,一张妖孽的脸闯入视线。
“给你,七星莲。”
“你干什么!”方博猛地推开许昕,看到他手里的莲花,又不好意思道,“还是谢谢你,愿意把这么珍贵的宝物给我。”
许昕垂下长长的睫毛,掩去眸中的落寞,再开口时声音已冰冷至及,“你只有五天时间,若你5天内不能回到我身边服下解药,必会毒发身亡而死。”
方博的眸中看不出情绪。“好。”

评论(2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