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见哥怂

本命刘昊然,训诫圈,长林府,胖球圈,秦时明月~

【长林府】老狐狸和小狼狗

第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17ab6


第十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ae9122

第十二章

是现在站出去自投罗网早死早超生呢,还是等以后被大哥抓回去给父王扒一层皮呢?
真是一道送命题。
想起上次逃到琅琊山上被大哥抓回去的下场,平旌不禁打了个抖。还是早死早超生吧。
平旌从帐后灰溜溜的走出来,规规矩矩地作揖认错道,“父王,我...”
刚开口说了半截话,只见老王爷一把抽出剑鞘就直奔他而来。
平旌吓得瞪大了眼睛,父王被他气疯了!
若是此时还不跑,那就不是他萧平旌了,是傻子...
于是,平旌这么想也就这么做了,他不但跑了,而且溜的比兔子还快。边跑还边嚷,“父王啊,您可是堂堂大梁王爷,此举有损您的威严啊父王!啊!”
“大哥救我!”

平旌跑的虽快,时不时还是会挨上一两下,再一跑动扯到了伤处,真真是苦不堪言。
老王爷追着平旌绕着大帐跑了一圈儿,跑得累了,便将剑鞘往桌上一拍,喝道,“萧平旌,你给我站那!”
我要是站那我就跟您姓!平旌一边想着,一边默默地收回了正要迈出的步子。
真不是他怂,他实在是不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爹的权威啊。
老王爷好整以暇地看着平旌,慢条斯理道,“二公子这会儿怎么不跑了,白天不是跑的挺欢嘛?”
平旌站着不敢动,哭的心都有了。

“父王,您要打要罚要煎要炸我都认了,只求您别臊我了。”
老王爷不知从哪拿了一卷绳子来到平旌身前。

“手。”
“爹~”平旌眨巴着一双小鹿眼扮可怜,真真叫一个梨花带雨。
老王爷抬起手作势要往平旌身上抽,平旌赶忙伸平双手,闭了眼咬紧牙关等待着疼痛。
绳在腕上缠了几圈,打了个结。绳头甩上房梁,竟堪堪将平旌吊了起来,只余脚尖勉强触到地面。
平旌簌簌颤抖的睫毛出卖了他的害怕。父王这是要...吊起来打?!
“爹啊...”

平旌的手腕和胳膊扯得生疼,这一开口是真的带了哭腔了。
“父王!”平章忙上前欲求情。

老王爷活动活动肩膀和手臂,“本帅累了,要去休息了,平章你忙活一天了,也去休息吧。”

“......”
“孩儿告退。”
平章正想着半夜趁爹睡着了把弟弟解救下来,老王爷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没我的允许,不准放他下来。”

平旌心里苦啊...
那么不高不低地吊在那里,足尖若是用力,足尖和小腿疼,手臂若是用力,手腕和胳膊疼。
怎一个“凄凄惨惨戚戚”了得!

挣扎在疼痛和困意之间的平旌,迷迷糊糊之间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大手将自己抱了下来,放在了柔软舒适的床榻上,还贴心地掖好了被角。
真是一个好梦,平旌满足地想着,舒舒服服地睡去了。

“旌儿,平旌...”
好烦呀谁在拍他的脸?平旌睡梦中不耐烦地打开了拍他脸的手,“哎呀别吵我...让我再睡一会...”
“平旌,起床了。”

那声音耐着性子道。
平旌翻了个身继续梦周公。
“萧平旌!”

一声压抑着怒火的低喝。
嗯...这声音怎么有点像父王?......父王?!平旌一个激灵清醒了。
睁眼看到自家黑着脸的父王,再想想自己身上还担着事儿,平旌默默地、悄悄地缩了缩,又缩了缩,将自己全须全尾地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老王爷。
老王爷纵是有天大的火气,见自家小儿子这幅怂萌怂萌的样子也再生不起气来。
老王爷亲自端了盆洗脸水摆在平旌面前,“一会儿用过早饭之后随我去趟校场。”
见父王没有发难,平旌利索地从被子里钻出来回道,“是。”

长林军校场。
“昨日萧平旌顶撞上级,私自出营一事,我已罚他悬吊一夜,静思己过。今天将大家召集来此,是为了执行昨日没罚的军棍。”
老王爷说着,凌厉的眼神扫过在场的每一位将士,面容严肃,气势迫人,一字一句道,“长林军向来治军严格,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萧平旌,你可认罚?”
“末将,认罚。”平旌低着头咬牙回道。
他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嘛...再顶撞父王一次然后跑出军营?昨日是委屈和怒火烧光了理智,此刻,就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着实不敢了。
军棍上身的时候,平旌才知道父王平时对自己真是诸多疼宠。
饶是行刑的两位士兵顾及着平旌的身份,手下已放轻许多,30军棍下去,雪白的中裤上俨然见了血。
平旌只觉得自己的皮肉都被打碎了,直疼进骨子里。
“啪”“啪”军棍击打在血肉上的单调声音仿佛永远不会停歇。
平旌疼白了唇,仍是咬紧牙关,不吭一声,他是长林王的儿子,在父王大哥面前如何讨饶如何没脸都行,在长林军众将士面前,绝不可露出一丝怯懦。
行刑的士兵从未见过如此钢筋铁骨之人。

凡挨军棍者,不出30下早该哭喊得嗓子都哑了,而这棍下之人仿佛没有痛感,竟没有发出一声喊叫。
这般铮铮铁骨,不愧是长林王的儿子。在场将士无不肃然起敬。

50下打完,平旌浑身如同水里捞出来一般,中裤上殷红一片,人都疼的有些意识不清了。
平章早已看不下去,也顾不得那么多虚礼了,冲上去扶住勉力支撑起来想要谢罚的平旌。
“末将...谨记教训。”
老王爷从未这么狠地罚过平旌,哪里会不心疼,赶紧示意平章带平旌回去上药。

平章轻柔地给平旌的棍伤上过药后,又去细细涂抹平旌手腕上的红痕,一边暗自好笑,吊了一夜只留下些红痕?父王不让他放平旌下来,自己却心疼偷偷放水。真真是慈(死)父(要)殷(面)殷(子)舐(活)犊(该)之(心)情(疼)。

许多年以后,当平旌知道父王罚他军棍是存心以儆效尤时,忍不住忿忿不平地撇着嘴道,“我是您亲儿子,您都舍得拿我杀鸡儆猴。”
老王爷一边乐呵呵地逗着自家大胖孙子,孙儿真是乖,一点也不像他爹小时候,一边不忘白了小儿子一眼,“你是我亲儿子,我不找你找谁。”
“......”
哦。
你是爹你有理咯。


Fin.


完结撒花🎉耶!

Emmm如果还有人看的话,大概会码个番外~

评论(1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