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见哥怂

本命刘昊然,训诫圈,长林府,胖球圈,秦时明月~

【长林府】老狐狸和小狼狗

 @江湖破落户 答应大大搞小皮旌码了一周才码出来,心虚虚😶

还有小可爱反应我消失的有点久了...所以我回来la~


第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17ab6
第十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98fa96


第十一章

平章平旌进到帅帐,老王爷正好整以暇地端坐在主位上,面前摆着一份军报。
“平章,你看看。”
大渝粮草库被烧,损失近半数粮草。
平章忍不住看了一眼小弟,这小子,烧得可真不少。
“元帅,如此一来,我军粮草正可与大渝相匹,再无后顾之忧了。”
“不知是哪位将士立下此等大功?”老王爷说着,意味不明地抬头看了平旌一眼。
平旌心虚地微微垂了头,不敢与父王对视。
“回元帅,是......平旌。”
老王爷一双虎目盯住平旌,怒声喝道,“私自行动,目无军纪!”
半晌,老王爷挥了挥手,“拉下去,60军棍。”
平旌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向父王。
“元帅!”平章上前一步拱手道,“平旌此番立下大功,求元帅允他将功折罪!”
其他老将也随之纷纷劝道,“元帅,平旌功大于过,该奖啊!”
“是啊,请元帅三思啊!”
“长林军向来赏罚分明,立功自然该赏,犯错也一定要罚!萧平旌,你可认罚?”老王爷话到最后,几乎是一字一句喝问出来。
“回元帅,末将不服!”平旌单膝跪地高声道,坚定地抬起头直视老王爷。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平旌!”平章赶忙拉住平旌,正欲再度为他求情,老王爷抬手制止,“让他说。萧平旌,你有何不服?”
“兵贵神速,出奇制胜,倘若我向上奏报,上不允,错失良机,又该当如何?”
老王爷气得狠狠一拍桌子,“这里是军队!不是你们江湖单打独斗的地方!上级允不允自然有他全盘的考量。你是士兵,士兵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平旌攥紧了拳头,几乎是吼了出来,“那如果上级的命令是错的呢!”
老王爷额上青筋直冒,“你作为我长林军的士兵,就该相信我长林将领!退一万步讲,即使你的上级给你传达了错误的命令,你也只有服从和执行!”

局势俨然紧绷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平旌感到心寒,慢慢的红了眼眶。半晌,他紧抿着唇站了起来,“立功者不赏反罚,为将者下达了错误的命令,士兵即使知晓是万丈深渊,也要去为之丧失性命,这样的军队,如何能打胜仗?不呆也罢!”说着,他最后看了一眼老王爷和平章,竟转头决绝的离去!
“平旌!”平章待要追出去,老王爷怒而拍桌道,“让他走!我看他是叫你惯的无法无天了!”
真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平章心道,自家弟弟的脾气如何不知,若是放任平旌这样走出去不管,还不知道他会捅下什么篓子呢。
“他若是敢回来,直接军棍打死!”老王爷放下一句狠话,也起身拂袖而去。
我看要是平旌真的回来你舍不舍得打死他。平章望着老王爷的背影腹诽。还有平旌这个小祖宗...平章扶额叹气,下辈子可千万别让自己再生成他大哥,最好生成他弟弟气死他。

出了帅帐,平章骑上马直寻平旌而去。
寻到一处僻静的野湖旁,果不其然,立着一道峭拔俊逸却又有些落寞的身影。
“也不知这是哪家的俊秀公子,受了天大的委屈在这偷偷哭鼻子呢?”
“大哥~”平旌转过头,微微撅了嘴嗔怪道。
“好啦,跟我回去吧。”平章拉起平旌的手,平旌却是踯躅不动。
“怎么了?还生爹的气呢?我们平旌原来这么小气呀。”平章抬手轻轻刮了刮平旌的鼻梁,笑的温柔。
“我...我知道爹只是为了严明军纪,”平旌小声道,“可是...我.......”
“可是心里还是觉得委屈对不对?好不容易九死一生,为爹排忧解难,立了大功,回来不但一句表扬没有,还要被罚军棍。”平旌被大哥一语道破心事,不由红了脸。
“我们平旌的优秀,父王又岂会不知呢。父王不夸你啊,只是怕你骄傲自满,想让你明白,军队打仗作战,依靠的是团队的力量,一个人哪怕再优秀,又如何敌得过千军万马呢。”
“父王啊,总是面冷心热,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是担心你下次又一个人出去冒险。”说着,平章伸出手安慰般地拍了拍弟弟的脸颊。
“可是,爹他...”
平旌想起自己方才在帅帐里的“豪言壮语”,此刻不禁有些腿软。他若这时候回去,父王不打断他腿才怪。
平章失笑,这时候知道怕了,也不知道刚才哪里来的那么大胆子跟父王顶撞。
“你跟我回去,躲在帐外,我先进去探探父王的口风。父王若是气消了你再进来。”
平旌犹豫半晌,也知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只好点了点头。

帅帐。
平章抬手恭恭敬敬地为老王爷倒了杯茶,“父王,还生平旌的气呢?”
老王爷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道,“这臭小子,他若敢回来,看我饶不饶得了他。”
平旌躲在帐子后,听得后背上冷汗直冒,一张小脸皱成了苦瓜。
平章复又小心翼翼地问,“父王,若是平旌回来,您打算如何处置他?”
“哼,”老王爷冷哼一声,似有意似无意的看向平旌藏身的角落,“打断他一条腿都算轻的了!”
闻言,平旌此刻脑中只有一个想法:还是跑吧!
刚转过身,帐内又传来老王爷的声音,“不过他若是此刻回来认错,倒是可以考虑从轻发落。”

TBC.

本来预计的一章拖成了三章!我发四!下一章一定完结开新坑!


第十二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ba6f3c

评论(1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