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见哥怂

本命刘昊然,训诫圈,长林府,胖球圈,秦时明月~

【长林府】寒潭小神龙 长林见哥怂

疯狂掉粉哈哈~大家大概以为我弃坑了...所以我来更文啦~
第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17ab6
第六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181fd8


这一章是接着第六章的内容的!七-九章算是一段回忆~
训诫预警!!!

第十章

处理完手边的军报,已是二更。
平章掀起帐帘,习惯性地向弟弟的军帐走去。
轻手轻脚地进了帐子,见平旌老老实实地蒙着被子,正要放心离去...
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平章一把掀起被子,除了一个枕头和一堆杂乱的衣物,哪里还有平旌的人影!
好小子,敢跟你大哥玩起障眼法了!

平章突然想起白天和父王在帅帐里的对话。
“父王,大渝此番大举进犯粮草充足,我军剩余粮草尚可抵挡半月,可若是大渝久攻,后方粮草不能及时补给...”
帐中一阵沉默。
父子两人心照不宣,朝中早有官员不满长林王府功高盖主,而粮草补给,正是他们下手的最好时机。
“平章,你只管顾好战场,其余这些事,就交给为父来处理吧。”

想来这番话是被那躲在帐外的小子听进了心里。
平章简直要被平旌气笑了,粮草库,那是何等戒备森严的地方,这小子也敢去闯?

紧急清点了人数,好在自家弟弟还不算太傻,还知道带去个副将鲁昭。

“冬青,跟我走一趟。”

大渝粮草库。
平旌和鲁昭躲在一旁的林子里,注视着几只白白胖胖的鸽子悠悠然落在一处军帐旁,时不时低头在地上啄食。
两人几乎兴奋得互相击掌,粮草库,就是这儿了!
鸽子呀鸽子,好样的!这次可多亏你们了~平旌眉开眼笑,将箭尖对准粮草库,示意鲁昭点火。
“嗖——”
正中靶心!
两人功成身退,掉头就拔足狂奔。
鲁昭的轻功不及平旌,平旌于是放慢了速度,很快就有敌兵追上来,人数还不少。
“二...爷,你先走,别管我!”鲁昭喘着气道。
“少废话,小爷我是那种丢弃兄弟的人么!”平旌说着,利落地一剑砍翻了一个想要背后偷袭鲁昭的敌兵。
二人且战且走,然敌兵众多,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忽闻一阵马蹄声传来,愈来愈近。
平旌心道不好,难道是中了渝军的埋伏?
待看清马上之人时,终是松了一口气。
是大哥来了。

平章拎着平旌的领子进了他的军帐。
“大哥息怒啊大哥...”小狼狗努力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扮可怜。
平章松了手,盯着平旌笑眯眯道,“你上战场之前答应过我什么?”
平旌顿感遍体生寒,毛骨悚然,当即乖乖地闭了嘴。
“看来你还记得。”
平章理了理衣袖,施施然坐下。“方才回来的时候看路边荆棘长得甚是茂盛,你一会去折几十根来。”
平旌吓得腿肚子一抖。
几十根...
“大哥...”
平章见平旌惊慌的样子,笑道,“瞧给你吓得,这时候倒知道害怕了。”
平旌闻言松了口气,大哥这般说便只是想吓唬吓唬他。眉眼复又飞扬起来,朝平章作了作揖,“多谢大哥。”
平章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我已顺手采来了,省的你再跑一趟。”说着,自宽大的袍袖中取出几根新鲜的荆条来。
平旌没骨气地腿一曲,跪在了地上。
“私自行动还想我饶了你,你想得倒美。”平章伸出手狠狠戳了下平旌的脑门,笑骂道。
“我这回可是立了战功的...”平旌不服气地小声嘟囔。
平章气笑了,“看来二公子还颇为得意啊。”
“平旌不敢。”平旌赌气地微微嘟着嘴道。
“不敢,我看没什么是你萧二公子不敢的!”平章陡然发难,话到尾音时,已是十分严厉了。
平旌见大哥动怒,也不敢再顶嘴,默默地抿了唇跪直。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答得我满意不打你,不满意就一根。”
平旌一张愁云惨淡的的小脸霎时又白了几分。
“上衣脱了。”
平旌依言解了衣袍,露出白皙光洁的后背。
“你知不知道大渝粮草库的确切位置在哪?”
“我、不知道。”
“啪啪”两下毫不留情,仅仅两下,竟生生打断一根荆条。
平旌白皙的后背迅速地鼓起两道红痕。
“呃...大哥,我在敌营附近放了几只琅琊阁的鸽子,它们落在粮草库觅食...我们跟着找了过去。”
“若是那不是粮草库呢?若是敌军在粮草库布置了陷阱只等你往里跳呢?你自以为聪明,却不过凭的一些运气罢了。”
“是。”
“你怎知火势能够燃起来,若很快就被扑灭了,你和鲁昭岂非白白犯险?”
“我在每只鸽子嘴里都放了煤油包,鸽子要啄米就要掉下煤油包,我再射中其中一只煤油包,火燃起来速度迅疾,敌军决绝无那么快的反应速度。”
不得不说,这个办法连他都没有想到,平章感到有些欣慰,“饶你一根。”
“既然谋算好了这一切,那你可曾想过敌军追来如何脱身?”
“我、我...”
平旌没有想过。他只道自己武艺高强,定能带着鲁昭全身而退。事实上敌军远比他想象的要多,反应速度也比他预想中快,若非大哥及时相救,恐怕...
“咻-啪”极为狠厉的一鞭破风而下,打在平旌单薄却紧实的后背上,荆条应声而断。平旌死命咬牙忍住痛呼,后背仿佛被割裂般痛。
大哥从没下过这么狠的手。
他知道大哥是气他不顾性命去犯险,可他不懂,他的性命与整个北境将士的性命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大哥,若我能烧了敌军的粮草换得北境将士的平安,我的安危又有什么要紧呢?”
平章深吸几口气,却仍难平复怒气,忍不住低吼道,“萧平旌,你什么时候可以顾及父王和大哥的感受!你若提前将此事告知父王和大哥,我们精密安排过后,又哪来此等凶险!”
平章的话重重敲在平旌的心里。平旌沉默半响,郑重地将双手叠放在额前,一叩到地,“大哥,平旌知错了。”
平章正待说什么,一个士兵在帐外禀报,“副元帅,元帅请您和二公子过去。”
唉,平章微叹,只盼他罚过之后父王能从轻发落吧。

TBC.

第十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ae9122

评论(1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