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见哥怂

本命刘昊然,训诫圈,长林府,胖球圈,秦时明月~

【长林府】小狼狗是怎样炼成的

Emmm姗姗来迟的更新~

第一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17ab6

第八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224b9c7

第九章
大渝退兵,长林军凯旋而归,金陵城上下皆是一片欢喜。而作为此战最大功臣的长林王府,却弥漫着一片低气压。
“我问你,飞盏手臂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黎堂主为何说他失血过多?”老王爷坐在主位上,神色凝重。
堂下两人,一立一跪,正是平章和平旌。
平旌不知在想什么,只紧抿着唇,垂首不语。
“我在问你话呢!”老王爷见小儿子沉默,加重了语气道。
平章见父王的火气已有压不住的势头,忙上前施礼道,“父王,平旌突遭此难,怕是一时受了惊吓,父王便不要苛责于他了。”
平旌却突然开口了,“父王,孩儿害了荀大哥,请父王重重责罚!”
这是平旌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主动请罚。
平旌一改往日飞扬顽皮的性子,老王爷自然知道这次的事情对他的打击不小。
飞盏的举动,老王爷与平章也能猜到几分。毕竟若换了他们,只怕也会这么做。
这小子,这次是自己不肯放过自己。
解铃还须系铃人。
思及此,老王爷放缓了语气,“起来吧。”
“去你荀大哥那,好生伺候着,他若肯原谅你,我便也不再追究。”
“是。孩儿告退。”
 
平旌进到屋里的时候,飞盏还未醒来。
平旌贴着飞盏的床沿跪坐了,轻轻挽起飞盏的衣袖。
一道道狰狞的疤痕几乎爬满了飞盏的整条手臂,有的已长出了鲜红的嫩肉,有的方才结了层薄薄的血痂,刺得平旌眼眶生疼。
荀大哥,你得有多疼啊。

平旌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

平旌竟不能体会你为了平旌所受痛苦的万分之一。
平旌的视线落在榻边飞盏脱下的外袍上。那衣袍的腰间别着一把匕首,正是飞盏常佩的那一把。几天前,飞盏还曾用它割开自己的手臂。
平旌一双盛满痛苦和愧疚的黑眸渐渐露出坚定的神色。
他解了飞盏的匕首,挽起自己的衣袖,露出一截白皙如嫩藕般的手臂。
平旌持着匕首的手微微颤抖。
到底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罢了。纵然下定了决心,像这般自己往自己的手臂上开口子,又如何能不怕!
平旌闭上眼睛,狠了狠心。
 
“萧平旌!”一声嘶哑的暴喝险些吓掉了平旌的匕首。
平旌飞快地看向声音的源头,面上是掩饰不住的喜色,“荀大哥,你终于醒了!”

声音这么中气十足,显见已恢复了七八分了!
平旌赶忙放下匕首,端起一盏温热的水喂飞盏喝了。
飞盏只盯着平旌,面色阴沉的吓人。
“我若不醒,你想干什么?”
感受到飞盏话中的怒意,平旌小脸顿时失了喜色,怯怯地缩了回去,“我、我…”半天讷讷不敢言。
“怎么,你想试试这匕首的厉害?”飞盏危险地眯起眼睛,语气森然,“好!我成全你!”
飞盏一把拽过平旌裸露的手臂,抄起匕首狠狠地一下抽了上去。
精铁打造的匕首打在几乎没什么肉的手臂上,飞盏又是盛怒之中,半分没收着手劲,平旌只觉得这一下仿佛敲在骨头上,疼的直接咬破了唇。
“荀大哥,荀大哥…”平旌下意识就要往回缩手,见飞盏只是牢牢地握着,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忍不住艾艾地叫了两声。
这小兔崽子居然想自伤?!飞盏早气得失了理智,哪管平旌那湿漉漉的,带了几分讨饶意味的眼神,盖着先前肿起的棱子狠狠打下去,“你若是不想要这条手臂,我便帮你废了它!”
“荀大哥,不要!”平旌登时吓白了一张小脸,剧烈地挣扎起来。只是他人小力气小,哪里敌得过飞盏的手劲,手臂没抽出来不说,遑论他如何挣扎,匕首像长了眼睛似的,每每总能准确地抽在那唯一一条棱子上——那里,白嫩的皮肤已然破裂,向外渗出血珠来。
平旌哪受过这般疼痛,哭的嗓子都哑了,抽抽噎噎地哀求,“荀大哥…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荀大哥…”
飞盏被那一抹鲜红刺得心疼,再也下不去手。只是如果这次不让小家伙知道自伤的严重后果,难免不会有下次。遂寒了声音道,“我若知道你如此不爱惜自己,当初就不该救你。”
说罢再不去看平旌,收起匕首背朝小孩躺下。打孩子也是个体力活,何况他身体尚未完全恢复。
平旌露出惊慌的神色。他团起一张小脸,用另一只手拉了拉飞盏的衣角,声音软软糯糯,“荀大哥,我知道错了…你别不理我…”
见飞盏仍旧不理会他,小孩垂了眼,“我只是想知道…荀大哥你到底有多疼…”
飞盏的心仿佛被一只小手轻轻叩了一下,顷刻化成了一滩池水。
他转过来握住平旌的小手,“答应荀大哥,以后不要再伤害自己了好不好。”
“嗯。”平旌乖乖地点头,复又小心翼翼地看向飞盏,“那,荀大哥不生我气了吧~”
这小子难得有知道怕的时候,飞盏心中暗笑,面上仍是不动声色,从怀里掏出金疮药,“你乖乖上药我就不生气了。”
话音未落,平旌已溜到了门口,“不用不用我一点都不疼…”
“那明天你将我上月教你的剑法舞来看看…”
“荀大哥!我上药!”要是让荀大哥知道他练剑偷懒估计又是几天不能下床了...小狼狗耷拉着眼角乖乖折回床榻前,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真的不是他怂,他荀大哥上药的手劲…


“荀大哥我错了啊啊啊下次您老人家说东我不敢往西让我追狗我不敢撵鸡…”
 

怎么写着写着向盏旌发展?我的纯兄弟情啊啊啊!
平旌小时候偷跑战场的故事暂时就到这里啦~

这个故事好像越写喜欢的人越少啦...大家还想看嘛?想看扣一继续写,要是想看的人不多大概就完结啦~

评论(1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