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见哥怂

本命刘昊然,训诫圈,长林府,胖球圈,秦时明月~

【长林府】老狐狸和小狼狗

第一章链接: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17ab6

第二章
近乡情更怯,说的就是萧平旌。
他赖在王府的回廊,说什么也不肯再走了。
平章好笑地看着神色郁结地做着思想斗争的弟弟,温声安慰,“好啦,父王要是动手,大哥帮你挡着。”
平章如愿地看到自家弟弟露出的一双狗狗眼。
 
兄弟二人进到屋里,老王爷萧庭生正端坐在几案后,脸黑的像锅底。
平旌眼观鼻,鼻观心,规规矩矩地撩袍跪下,双手叠放在额前拜下去,“孩儿久未归家,惹父王担心了,还望父王原谅。”
老王爷连睬都未睬平旌一眼,只看向平章,“你是如何管教弟弟的?不察他插手马场之事,还放任他离家出走?”
未料父王突然向自己发难,平章慌忙跪下请罪,“父王息怒,平章知错。”
这下平旌跪不住了。原已准备好承受父王的雷霆之怒,岂料父王非但不理他,还迁怒大哥。他急急开口道,“父王,一切都是孩儿的错,与大哥无关。”
“本来就是你的错!”老王爷腾地站了起来,甩袖咆哮道。
平旌吓得一缩,老狐狸这次的火气可真够大的,连一向疼爱的大哥都殃及池鱼。
“平章,你重伤初愈,需要多将养,先回去歇着吧。”
“父王,平旌......”平章担心地瞥了一眼平旌,若是弟弟单独落在父王手里......

老王爷挥了挥袖打断他,“去吧。”
“......”
“平章告退。”平章给平旌递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弟弟你......自求多福。

平章前脚方关上门出去,老王爷就抄了花瓶里的鸡毛掸子直奔平旌而来。
平旌吓得一抖,一时也管不住自己的嘴了,“父、父王,我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呢。”
“没好利索?”老王爷一字一顿地喝道,照着平旌的身后就是一掸子,“来,那让父王看看伤处。”
“嘶...”平旌抽了口凉气,老爹的手劲果然够酸爽,大哥那和风细雨的两下是不能比的。“父王啊......您轻点......”
“伤在哪里?”
“这儿,这儿还是这儿?”老王爷手里的掸子上下翻飞,雨点般落在平旌的肩膀,胳膊,后背,腿。
“父王,爹!爹啊......”平旌一时疼得紧了,一叠声地喊老王爷。“爹,我错了爹......我好利索了,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唔,啊!爹啊,疼!”
老王爷这才停了手,“爹不疼。”
见小儿子跪的歪歪斜斜,随手照着小儿子后臀又是一下,“跪好!”
平旌不敢再卖乖讨巧,愁苦着一张小脸,龇牙咧嘴地跪直。
萧庭生回到案几后坐下,把鸡毛掸子拍在桌子上,喝了句,“手。”
平旌一张愁云惨淡的小脸更是白了几分。他已是弱冠之年,不是小孩子了,父王如何还要教训小孩子这般打他。平旌睁着一双小鹿眼哀求地瞅着自家老爹,眼里汪了一汪池水。“父王......”
老王爷丝毫不为所动。自家小儿子挨打的时候总是无比乖巧,伤还没好彻底就又蹦跶着出去闯祸了,因此老王爷对这副招人疼的模样早已免疫,练就了一颗铁打的心脏。
平旌在父王一双虎目的注视下早已投降,终究不敢忤逆,乖乖地伸出两只细白的手。
萧家小少爷自小受父兄庇护,嫂嫂疼爱,十指不沾阳春水,一双手端的是白皙纤长,掌心细嫩。
“二公子,说说吧,错哪了?”老王爷拎起鸡毛掸子。
平旌委屈地鼓起脸嘀咕,“大哥都教训过我了,一错不二罚......”
“哼,你大哥能舍得?怕是有教无训吧。”老王爷一声冷哼。
求教,被父王吃的死死的怎么办?在线等,急!
“我不该不听大哥的告诫,背着大哥插手马场的事。”
“就算想做也要知会大哥一声。”
“啪”细嫩的掌心上一道红色的棱子浮起。平旌痛的条件反射想要抽回手,迫于父王的淫威,愣生生忍住了没动。
“你插手马场的事父王没意见,做事的时候能不能谨慎稳重一些,人家给你设了套你就往里钻。”
“是。”

“啪”又是一下,挨着上一道棱子肿了起来。
“还有呢?”
“我不该轻敌,去追段桐州,害父王和大哥担心。”
“啪”
平旌感觉到这一下打的格外重,额上沁出点点汗珠。

“我不该...”平旌偷偷看他父王,有些心虚,“为了逃打躲去琅琊山三个月不回来,惹父王和大哥记挂。”
老王爷听了这话,胡子气得都翘了起来,刷刷刷就是狠厉的三下。长林王一生戎马,何曾晓得收着手劲,一下敲在平旌的指节上,痛的平旌霎时白了脸,险些咬破嘴唇才忍住了将要逸出口的痛呼。
平旌觉得自己的手要端不住了,却因心下愧疚,不愿开口向父王求情,兀自苦苦支撑。
老王爷终是察觉到小儿子的异样,这小猴儿,平时打他的时候叫嚷的欢实,真打疼了反而一声不吭。
当下扔下鸡毛掸子,关切地拍了拍小儿子的脸颊,“旌儿?”
平旌喘息了半晌,道“爹,我没事。”
老王爷见小儿子痛的小脸煞白,唇无血色,心中揪着疼,后悔自己打狠了,忙上前扶起小儿子,“旌儿,去找你大哥给你上药吧。”
平旌看到爹爹眼中的心疼之色,一时酸楚,勉力叩拜下去,“爹,孩儿知错了,孩儿再也不敢做让爹和大哥担心的事了。”
老王爷拍了拍小儿子的头,笑的慈爱,“谅你也不敢有下次了。”
“一会去求你大嫂下厨,给你做些好吃的。”
“谢谢爹。”
“没规矩,叫父王。”
“爹。”
平旌趁着老狐狸还没发作,一溜烟奔他大哥那屋去了。

“臭小子。”


tbc.

第三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ae7a1

说改名就改名好像不大好?顶锅跑~

评论(31)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