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见哥怂

本命刘昊然,训诫圈,长林府,胖球圈,秦时明月~

【长林府兄弟】寒潭小神龙 长林见哥怂

第一章

春日,午后阳光正好,一派春和景明。
沉香木矮几旁,萧平旌闲散地抛着手中的橘子,“九兄,今日可有什么新巧的消息?说来与小爷我解解闷。”
蔺九笔下不停,连眉毛都未动一下,只唇角不易察觉地勾起一丝弧度,“我想有一个消息,你一定感兴趣。”
蔺九今日的反应不同寻常,萧平旌正待要问,一小童走上前来禀报,“二公子,老阁主说长林世子到访,请您过去。”

大哥?


萧平旌闻言一骨碌爬起来便往外跑,“九兄,老阁主若再遣人来寻我,就说我采落地星还未归!”
“未归?”一声低笑,接着萧平旌便撞进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平旌退了半步,全没了半点方才的飞扬神采,怯怯唤道;“大、大哥。”
萧平章有些日子没见到弟弟,甚是想念,一时动容,自袖中伸出手,平旌以为大哥要打自己,下意识一躲。但平章只是爱怜地拍了拍他的脸颊。

平旌不由一阵面热,更是心虚地不敢抬头看大哥。


自弟弟离家出走已有三月,萧平章虽气他不顾自己的告诫,背着自己介入马场之事还受了伤,更多的却是心疼与记挂。本想晾他个把月收收性子,岂料这小没良心的丝毫不惦记他和父王,在琅琊山上躲了三月余仍不思归家,心下方是真的动了怒。此时见弟弟一副乖觉的神态,怒气稍减,笼袖转身道,“你与我来。”
萧平旌努力控制住自己想要飞速逃离的双腿,在大哥面前,他自是不敢造次。而此时大嫂也不在,没人能护着他,真真是任大哥搓圆捏扁了。当下直叹“天亡我也”,只好一路惴惴不安地跟在大哥身后,像只沮丧的小狼狗。


进到屋里,平旌规规矩矩地站好,见他大哥又是关门又是关窗,立时怂成一团,恨不得把自己缩小到看不见。
“大哥。”
萧平章关好门窗,在蒲团上盘坐了,气定神闲地端起茶水轻呷一口,方才看向甚为乖觉的弟弟,“坐。”
平旌偷眼撇他大哥,“大哥,我还是站着吧。”
“当”,茶杯放在桌上的响声仿佛敲击在萧平旌心上。“我若不来寻你回家,你准备在琅琊山上住到什么时候?”
“大哥,我......”平旌垂了眼不敢看他大哥,“我是觉得没脸回去。”
“你还知道没脸啊?”萧平章抬手一竿子抽在平旌手臂上。“没脸你还非要去插手!我怎么告诫你的?”
“大哥!疼......”平旌慌忙捂着手臂跳开,“大哥你是何时拿的撑窗户的竹竿?”
萧平章站起身,刷地又是一竿子,“我问你话呢!琅琊阁就是这么教你的?”
“大哥,大哥......都三个月没见了怎么一见面就打我......”萧平旌见自家大哥起身,怕是动了真怒,不敢再动,只撅着嘴小声嘀嘀咕咕地抱怨。
萧平章瞧着弟弟那可爱模样,心下不由一片柔软,但这次是存心不惯他这一惹了事就躲出去的鸵鸟性子,仍板着面孔走近两步,等着平旌回话。
“我不觉得管马场的事是没脸,我只觉得一时失察落入圈套,害父王和大哥担心是没脸的事。”
“马场的事暂且不论,你既知道父王和我担心,还躲来这山上一躲就是三个月,嗯?你离家出走时身上伤还未痊愈,有没有想过父王和我会惦念你。”
平旌闻言心下愧疚,自己因违背大哥的话心虚不敢回去,便躲来了琅琊山,只想着待父王和大哥气消了,渐渐淡忘这事再回去,何曾想过父王与大哥会日夜惦记?自己简直忒不是个东西。

浑身仿佛被抽了力气,平旌矮身在平章脚边跪了,“大哥,对不起,我错了,是平旌不懂事。”
平章见弟弟垂着头耷拉着眼,知道这小子心里愧疚难受了,也便不忍再打,上去将平旌扶起,轻点了点他的额头,“你个没良心的臭小子,再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大哥......”平旌讨好地笑,突然想起什么,扯了扯平章的衣袖,“父王他......”
平章没好气地白了平章一眼,“你当父王是那么好唬弄的?你躲出去三个月,父王就把这事忘了?美得你!回去有你好受的!”
平旌宝宝内心是绝望的。
何着躲出去三个月不仅没逃掉父王的板子还平白惹大哥生气?


Tbc
又掉进冷坑了...心痛地自产自销~名字随手胡写了一个大家表介意嗯~没错我要写的就是见哥怂~受电视剧里的梗启发而产生的脑洞,但剧情不按电视剧走~
兄弟粮少章旌旌章都打了tag~然后主要还是想写兄弟情~

求评论求心心~好有更文的动力嘿嘿~

第二章:

http://fengdaoshijiejintou.lofter.com/post/1e5603ea_11f2310e

评论(26)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