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见哥怂

本命刘昊然,训诫圈,长林府,胖球圈,秦时明月~

【双布】桃花眼(小甜饼,一发完)

双布冷cp啊~没粮就自己产!萌双布的妹子们来一起扛起双布大旗呀~



(一)

英布看季布不顺眼好久了。

每每看到他那双半含笑的桃花眼在眼前晃呀晃,就总是有种想要一拳呼到他脸上,打散那笑容的冲动。

而这股冲动打从在楚国军营共事的时候就开始了。

堂堂影虎军团首领,楚国将军,细皮嫩肉,白得晃眼不说,一双桃花眼生得比女人还漂亮。

一国将军,就该像他英布这样魁梧英勇。上阵杀敌,敌人又不会因为你长得好看而心慈手软。

武功也不咋地,每次比武,要不是自己怕一斧子砍折了他的腰,处处留情,那家伙哪能跟自己打成平手。

最可气的是,这家伙人缘还出奇的好,跟他们雷豹军团的兄弟打成一片也就罢了,还能勾搭上昌平君家的大公主涟衣,那可是他们楚国第一美人,怎么就想不开搭理他呢。

而且还很自以为是。

断桥那一箭,他自以为是救了他,殊不知他既为一国将军,不能为国家,为百姓战斗到最后一刻,流尽最后一滴血,以身报国,却苟且偷生的活着,生不如死。

他从此颠沛流离。

而那混蛋虽口中喊着复国,却活的风流恣意。花间隐虎,黄金牡丹,一诺千金,不动如山,坊间种种神乎其神的传言不时流入他耳中,他恨的咬牙切齿,日日夜夜恨不得将那人揪出来千刀万剐。

(二)

终于,老天给了他机会,让他又见到了季布。

“这么多年了,你还在恨我?”季布昔日顾盼生辉的一双桃花眼此刻低垂着,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痛苦和悲伤。

对着这样一双桃花眼,英布发现自己下不了手。他只是泄愤般狠狠一脚踢在季布的下颌上。

农家其他高手赶来围攻季布的时候,英布努力使自己忽略心里的一丝担忧。

季布将萤惑之石抛到他手上之后消失,他虽然嘴上不屑地说,“跟以前一样,这个怯懦的混蛋!”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三)

英布没想到,短短几个时辰,自己又见到了他。

被那人击晕的一刻,英布不禁想,季布啊季布,你每次都出现在我生命中最关键的时刻,一边救我性命,一边又亲手将我推入深渊。

醒来的时候,看着那混蛋又得意地以为救了自己,英布怒火中烧,控制不住地冲上去打了他一拳。这股持续了许多年的揍他的冲动,终于如愿以偿。

季布的唇角渗出一抹刺眼的鲜红。

“你为什么不躲?”以他的身手,如何会躲不开?

季布的桃花眸中没什么情绪,他只是平静地拭去唇角的血迹,“冷静下来了吗?”

这混蛋为什么永远都不会生气?为什么什么事都能那么该死的冷静?!混蛋......

(四)

看在他要帮自己堵截田蜜拿药的份上,哼,他英布大人大量,就勉为其难地暂且既往不咎。

两人翻到魁隗堂墙下,听着田蜜的香艳往事,季布唇角微挑,一双桃花眼笑意盈盈地看了英布一眼。

英布立刻炸毛,这家伙居然敢揶揄田蜜对他有意思!瞧那桃花眼弯弯的德行!也不看看他自己,跑醉梦楼跑的那个勤快!要不是此刻还在别人家墙角偷听,看他不一拳打花他的脸!

季布笑的更加灿烂,炸毛的阿英,意外的可爱~

(五)

丫头的病情有救了,英布放下了心头大石,终于可以重新穿上那身属于雷豹军团首领的盔甲,给那人看一看了。

当他穿上盔甲站在季布面前时,又见到了多年未现的,季布那双桃花眼熠熠生辉的,足可使天地失色的绝美一笑。

(六)

可英布还是看季布不顺眼。

龙且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会上赶着把这人招回来。这人回归影虎军团后,不但没有半点军人的刚猛之气,还比以前更甚,一个大老爷们,整日笑弯了一双桃花眼,带着他的黄金破花到处晃来晃去,拈花惹草,所过之处,不止小姑娘们见了他走不动道,就连他们雷豹团的兄弟据传都有仰慕他的!

这也就罢了,人家涟衣根本就对他没兴趣好吗,还动不动就往醉梦楼跑,他要是涟衣,得烦死这混蛋。

“阿英~”一双剪若秋水的桃花眸在面前放大。

“滚!谁准你叫我阿英的!”

“我可是听你们雷豹军团的兄弟们说,你有天睡梦里一直叫着阿布呢~不会是在叫我吧~”那桃花眼里的调皮得意之色满得快要溢出来了。

雷豹军团的众将士们抱头鼠窜,四散而逃。季老大,季祖宗呦,您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牺牲我们啊...

!!!!

龙且无语扶额,“阿英,阿布,快停手,这都是你们这个月毁的第十九间帐篷了!这样下去,咱们楚军要破产了!...”

(七)


英布喘着粗气与季布并肩躺下,季布转过脸来注视着他,英布下意识就想撇过头去,可那双桃花眼中的笑意那样温柔,他想,他这辈子恐怕都要醉在那双桃花眸里了。



End.



双布党和季布党、英布党的粮都实在太少啦,所以打了单人tag,不喜欢cp党的请一定要留言告知我一下,把单人tag删掉~

评论(15)

热度(88)